求你们去看处刑人吧。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双球」真心话大冒险

山田凉介从医院检查完了打算回家的时候,外面夜色已笼罩了大地。他抬头看了看天上正闪烁着漫天光辰的星星,忍不住低声抱怨嘀咕着今晚星星怎么这么亮,简直都要迷了他的眼。
  
  于是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拍拍脸颊,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沮丧,摆出一张正儿八经的脸来,瞅了瞅自己钱包。
  
  噢⋯⋯为什么只剩下几个钢镚儿了。
  
  山田凉介回忆起自己去节目组之前在路边买了几个冰淇淋,顺便还吃了华夫饼以及喝了一杯咖啡,顺带还买了一点小零食带着路上吃⋯⋯
  
  好吧,他还是做电车回去吧。
  
  上电车前他还特意的看了一眼手机。
  
  没有任何来电显示和未读信息。
  
  ⋯⋯
  
  噢那个小矮子该不会真的悲伤到连说话都要结巴起来了所以连电话都不敢给他打了吧⋯⋯
  
  山田凉介想了想自己最后那一刻的心情,又想了想大贵掉下来那一瞬间懊恼到无边的表情,以及他上场之前郑重的拜托⋯⋯
  
  ⋯⋯好吧。有可能。应该是很有可能。
  
  山田凉介没什么精神的耷拉下脑袋,沮丧的刷卡进了车厢。
  
  此时正是下晚班的高峰期,电车上的人熙熙攘攘的挤在一堆,还不停的有人挤上来。山田缩在角落里,简直苦不堪言。
  
  噢⋯⋯卧槽。他本来就是一身伤,这人群挤来挤去的,擦擦碰碰之间总是挤到了他伤口,刚刚才消毒擦了药的地方他觉得火辣辣的疼。山田咬紧下唇,口罩下面容都龇牙咧嘴的狰狞起来。
  
  可恶⋯⋯山田握紧了拳头。
  
  过了几分钟后,他还是沮丧的放开了拳头。然后努力的往更加角落的地方缩进去。
  
  这一路实在是太难熬了⋯⋯早知道就和那家伙一起走了⋯⋯起码还能嘲笑一番顺带讽刺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山田!”
  
  山田还在电车里挣扎的时候,突然一双有力的臂膀圈住他,把他和周围的人群隔开。
  
  诶这声音不是⋯⋯山田鼻子一酸,差点一下子没忍住就鼻涕眼泪全糊了一脸了。
  
  “大酱⋯⋯你怎么在这里啊?”山田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
  
  有冈从后面抱住他,小心翼翼的把他和周围的人隔开,看见他手臂上、脸上全是伤痕,连走路都要走不稳的样子,有冈差点一口气没提起来,呼吸都变得粗重了一些。
  
  “⋯⋯关你什么事。”有冈很生气,根本不想和山田拉家常。他才不会说他一直跟着山田,怕他那么晚了又受了那么重的伤回不了家了,担心他担心得要死。他才不跟这个笨蛋说!
  
  “⋯⋯哦。”不关他的事啊⋯⋯山田一愣一愣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山田忍不住了,太别扭了。于是他艰难的在有冈的臂膀里转了一个身,和有冈面对面,结果发现有冈脸黑得不像话,眼睛里有怒火在跳跃,看起来危险极了。
  
  ⋯⋯噢。早知道就不转过来了。山田觉得自己气势已经输了一截,想要缩成一团装作不知道有冈在生气的样子,却发现自己一直就缩在有冈臂膀围成的圈子里⋯⋯于是他只好缩缩脖子,忘天花板。
  
  “你怎么不说话?”有冈眯起眼,问的怒气冲冲。
  
  “我我我⋯⋯呃,今天人有点多。”遭了⋯⋯这小矮子今天气势怎么这么凶⋯⋯吓得他说话都结巴起来了。
  
  “人多关你什么事?”
  
  “是哦⋯⋯”是不关他什么事但是大酱你现在看起来好可怕一直在散发黑气啊他根本就不敢说话了啊啊啊噢⋯⋯
  
  “⋯⋯嘛算了。”有冈刚想要说什么,看见山田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叹了口气,还是放弃了。
  
  “诶?”
  
  “没什么。”有冈摇头,皱着眉上下打量着山田,“你⋯⋯伤怎么样了?疼不疼?”
  
  “还⋯⋯行。不疼。”山田想了想,觉得还是假装说不疼比较划得来⋯⋯万一他说疼,他怕现在这个怒气值彪满了的家伙又开始凶他⋯⋯
  
  噢他一点也不想被堵在电车里揍。一点也不想。
  
  “是这样吗?”有冈眯起眼看着他。
  
  “嗯。”
  
  “那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有冈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来。“猜硬币正反,输了的真心话大冒险,来嘛?”
  
  “不要不要!”山田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这小子又不是不知道他从小就跟运气这玩意儿背道相驰,猜啥啥不准,节目番组上更是一次面子也没给过他,这岂不是输定了?
  
  “哦?star不敢?”有冈凑到他耳边,轻轻的吐气,温热的气息全撒在他耳垂边上。
  
  “谁、谁谁谁说我不敢?!”山田梗着脖子硬是接下了这个挑战:“你你你,你有话好好说我听得见!不要凑过来嘛!”
  
  “好。”有冈耸耸肩,一手护着山田,一只手抓着硬币在空心的手掌里晃了晃,然后抓紧,伸出拳头来,“正还是反?”
  
  “反。”
  
  有冈打开掌心,正。
  
  “大冒险。”山田觉得凭有冈现在这种愤怒+悲愤的心情⋯⋯搞不好真心话连昨晚内裤是什么颜色都会被他抖出来。
  
  “那好,大冒险就是⋯⋯”有冈点点头,神色如常,说出了他的要求,“接下来到凌晨十二点的时间里都不许动,说话可以,点头摇头可以,其他的不许动。”
  
  这是什么奇怪的大冒险⋯⋯山田嘀嘀咕咕的,但还是点点头说知道了。
  
  有冈满意的笑了笑,眼瞳深处危险的光芒闪耀了一下。他抱住山田,然后拉起他的手,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然后吻住拇指,压抑着怒气问到,“就是这里?被他弄伤的?”
  
  “不是⋯⋯”山田被吓得满脸通红,但是又不能动,于是只好任由有冈摆布。
  
  “还不是?!你还在帮他说话?”
  
  “⋯⋯”可是这个真不是⋯⋯是他自己把手插进沙堆里面扭到的⋯⋯山田刚想辩解,一看到有冈脸色一沉,觉得自己还是乖乖闭嘴比较明智。
  
  “下一轮。”有冈沉着脸,面无表情的抛着硬币,“正还是反?”
  
  “⋯⋯正。”
  
  “是反。”有冈摊开掌心。
  
  “大、大冒险⋯⋯”
  
  “好。接下来除了回答我的问题以外,都不准说话。”
  
  山田乖乖闭嘴。
  
  有冈把他拉到一个角落里,然后围住他,让外面看不见,粗鲁的拉开他的衣领,扒开衣服,看见里面都是一条条红色的勒痕,还有好几处都见血了。有冈大贵觉得自己气的手指都在颤抖。
  
  山田瑟缩了一下,但是又不能说话,只好在内心祈祷千万不能被别人看见了我的天啊有冈大贵今天到底发什么病啊⋯⋯
  
  “嗯?不许动?”有冈眯眼。
  
  “我没有⋯⋯大酱你快点帮我把衣服穿好⋯⋯”山田在心里把这个小矮子骂了无数遍,发誓等会儿一定赢回来恶整他。
  
  “放心,没人看见的。”有冈双手撑在山田脑边,附身下去轻轻的吻了吻山田身上的伤痕。
  
  “大大大大大、大酱⋯⋯?!!!”山田被吓得不轻,僵硬着不敢动,面色潮红。有冈大贵的唇轻轻扫过他的皮肤,因为生气有些粗暴,却又怕弄疼了他不失温柔,温热的气息全铺洒在他身上。他本来就敏感,差点就扭动起来。天呐⋯⋯有冈大贵你到底在搞什么啊啊啊啊??!!
  
  “嗯?谁允许你说话了?”有冈抬起头来,黑色的瞳孔深处是山田凉介第一次看见的情绪。
  
  有冈帮他把衣服穿好,扣子也一颗颗扣好,然后温柔的抱住他,拍拍他的脑袋,“还要继续吗?真心话大冒险?”
  
  “继续啊!当然要继续!为什么不继续?”山田凉介输得很不甘心,他要赢回来回本!
  
  “那好。”有冈大贵看见脸红得都能煮开水的小栗子还梗着脖子在嘴硬,心情总算好起来了一点。
  
  “正还是反?”
  
  “你等等,我要慎重的考虑一下。”
  
  山田死死的盯着有冈的手,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别犹豫了,反正你也赢不了。”有冈于心不忍,劝解道。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要你管哦?”
  
  “好好好,你慢慢想啊。”有冈笑嘻嘻的摸摸他的头发,“我赌你错了。”
  
  “才不会!正!”
  
  有冈翻开手心,反。
  
  “⋯⋯”山田嘴一瘪,差点就要哭。
  
  “不许耍赖哦?”深知这混小子性格的有冈提前打好预防针。
  
  “我才不会呢!”山田马上反驳。
  
  “真心话大冒险?”
  
  “真⋯⋯不,大冒险。”
  
  有冈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凑过去将他整个人都拥入怀里,恨不得把他整个儿都嵌入自己的骨肉血里。
  
  “大冒险,将你口罩摘掉。”
  
  “可是、这里是电车摘掉了不就⋯⋯”
  
  “愿赌服输?”
  
  “我知道啦⋯⋯”山田老不情愿的。
  
  “放心,我挡着你没人看得见。”
  
  山田非常不甘心的把口罩摘下来,递给了有冈。
  
  “⋯⋯谁要你口罩啊?”有冈一愣,顿时哭笑不得。
  
  “这可是star的口罩诶!不知好歹!”
  
  “好好好,star的口罩⋯⋯”有冈笑起来,接过口罩胡乱的塞进包里,然后双手捧起山田的脸,仔细的打量。
  
  “嘴角。青了。”
  
  “⋯⋯嗯。”山田挪开视线,不敢看有冈。
  
  “他打的?”
  
  “你好烦啊矮⋯⋯”
  
  山田剩下的话语全部被有冈的深吻吞没。
  
  山田本来就混沌的脑子顿时变得天旋地转起来,他使劲的推搡起有冈来,然而有冈一把抓过他的手,把他拉得更近,眼眸里暗藏着隐隐约约的疯狂。
  
  山田被他吻得全身发软,双腿差点就站不稳往后面倒去,有冈手疾眼快的伸出手抵着他的后脑勺,按压着他,轻轻的吻着他的眼睛。
  
  妈的⋯⋯他现在要回医院吸氧⋯⋯
  
  山田觉得有冈大贵的脑子一定有病。于是他忍不住提醒他,“喂,大酱,你搞错了我受伤的是嘴角。”
  
  “⋯⋯我发现你也蛮烦人的。”有冈打了他的屁屁,顺便还捏了一把。
  
  山田也轻轻的拥住有冈,没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电车终于到站了。山田示意有冈可以放手了,毕竟他摔跤了之后全身都脏兮兮的,想赶紧回去泡个澡。
  
  “你忘了?大冒险要求可是凌晨十二点之前都不能动。”有冈笑得可开心了。
  
  “你⋯⋯!”山田刚想骂他。
  
  “还有不能说除了我问的话以外的话。”
  
  山田气鼓鼓的瞪着他。
  
  “我背你。”有冈蹲下来背起山田,“好啦好啦,别在心里骂我啦,是我不对。⋯⋯不过也是因为你运气太差了。”
  
  山田气的两眼圆溜溜的。
  
  有冈背着山田走在夜路上,打趣着逗他开心。“还玩吗?真心话大冒险?”
  
  “不玩啦不玩啦!”山田表示很生气。
  
  “最后一盘?怎样?star?”有冈笑嘻嘻的问到。
  
  “⋯⋯好吧。最后一盘哦!”山田犹豫了一下,还是经不住诱惑,答应了。
  
  “正还是反?”
  
  “反!”
  
  “是正。”有冈都忍不住心疼背上这小家伙的烂运气了⋯⋯⋯⋯⋯⋯
  
  “那就、真心话吧⋯⋯”山田猛地把脸埋进有冈的颈窝里,声音闷闷的传来。
  
  “那好,山田star请听题。”有冈咳了咳,清嗓子。
  
  “唔。”千万不要是内裤是什么颜色上场前扒着他手柄玩了的人是谁耳机被谁拿走了还有巧克力糖被谁吃了这种问题⋯⋯山田欲哭无泪在心底祈祷。
  
  “凉介,疼不疼?”有冈轻声问到。
  
  “⋯⋯”山田鼻子一酸,没敢回答。
  
  “疼吗?我给你吹吹?”
  
  “疼⋯⋯”山田抱紧了有冈的脖子,小声的回答到。
  
  “哪里疼?我帮你揉揉,不哭不哭。”有冈慌了赶紧放他下来。
  
  “你说你烦不烦啊?!非要我说出来!”山田扒着有冈不放手,硬是不下去,踹了一下有冈的小腿,眼泪刷刷刷的就往下流。
  
  “好好好,我烦我烦⋯⋯”有冈闷哼一声,继续背着他往前走。
  
  “疼死了疼死了!全身都疼!讨厌死了!明明都那么努力了⋯⋯”山田哭得稀里哗啦,终于忍不住了,眼泪鼻涕糊了有冈的衣服。
  
  “你也讨厌!干嘛那么拼命啊?!吓死我了!掉下去受伤了怎么办???你烦死人了!!!”山田哭着哭着,就止不住眼泪,哭得都打嗝了还继续哭。
  
  “是是是⋯⋯”有冈总算松了口气,一路附和着他,一路努力让他开心点。
  
  山田哭到了家门口,总算是不哭了。有冈抬起袖子帮他把满脸的鼻涕眼泪擦干净,“心情好点了?”
  
  “嗯。”山田点点头,吸吸鼻子。
  
  “还有抱歉⋯⋯”有冈说的一脸歉意,“那么郑重的托付给我了,还是输了。”
  
  “你是笨蛋吗?”山田哭完了就恢复了原来一副嘲讽的样子,怜悯的望着有冈大贵。
  
  “你才是!”
  
  “大酱才没有输。”山田摇摇头,手指指着自己的心脏,认真的说道:“帅呆了哦!你赢了这里。”
  
  有冈愣住了,觉得眼眶有点湿润。他一把拉过山田,抱住他,凑到他耳边轻声说着:“喂——笨蛋,十二点还没到你还不能动哦?”
  
  “不请我进去帮你洗澡睡觉吗?”



>>>>>

相信宙斯完了大家心情都不太好⋯⋯
来点甜的⋯⋯
心情放松一下⋯⋯
宽慰一下自己⋯⋯



顺便
没错
这就是肉渣(义正言辞)
就是这样
你们不要愤怒的打我⋯⋯⋯⋯⋯⋯(抱着锅盖跑走)

评论 ( 9 )
热度 ( 55 )

© 萝卜32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