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去看处刑人吧。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双球】大海未觉成眠

【双球】大海未觉成眠

 

我看见流年未老,我看见夏日已尽。我看见燃烧成灰烬的芦苇洒向湛蓝的苍穹,我看见你如松树般的站立在森林深处。

落下满天的火。

 

-0

有冈大贵一连好些天的觉得自己的眼皮一跳一跳的,一向不信邪鬼之说的他也稍稍有些不安起来。

 

向同事兼好友的伊野尾慧询问的意见之后,他得到了一个快要翻到天上去的白眼“噢大酱也许你需要把脑袋搁在墙上使劲的撞一撞,一撞不能解决,那就撞两撞。”

 

挂断那个满嘴胡话的家伙的电话之后,有冈大贵站在自家门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抬眼看了一眼天空。仿佛是黄昏太阳在远方淡蓝天际只露出了一半,镶嵌在天幕上的一团一团软绵的云朵被璀璨的夕阳染成金色。晚间的雾气伴随着呼啸而来的滚滚热浪在空气中缭绕挥之不去,在湛蓝的苍穹下俯瞰宛若一条白色山脉在大地上不断涌动蜿蜒连绵起伏。

 

“啊……已经要晚上了啊。”有冈呆呆的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然后开门朝着后院走过去,“差不多……要浇水了吧。”

 

山田那家伙前几天自说自话的跑到他家里来,也不管一大清早的有冈睡醒没,就“噔噔噔”的在楼下跑来跑去,打量了好半天他的庭院,最后不满的嘟囔了几句,打了个电话叫了圭人过来。等到有冈大贵终于把自己从被窝了挖出来的时候,他和圭人已经开始在他院子里种小松树了。

 

有冈拔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穿着睡衣,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人蹲在土地上如同民工一样挖坑。

 

“……你们在干什么?”有冈在找回自己的大脑后,终于勉强也把舌头找回来了。

 

“种树啊。”山田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他又不瞎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们两在种树……有冈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下想把山田和圭人的脑袋摁进坑里的冲动,问道:“我是说,为什么来我家种树呢?”

 

山田用还粘着泥土的爪子摸摸脸,抬起头来无辜的看着他,“不可以吗?”

 

“………………………………”简直答非所问。

 

有冈很明白自己根本拗不过山田那家伙,尤其是他睁大了双眼,如同星辰一般的瞳孔湿濡的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就算有千万个不情愿,双手也得老老实实的拿起铲子帮忙挖起坑来。

 

就像现在。他傻傻的站在庭院中间,手里拿着水瓶,浇灌着这颗来的莫名其妙的树。

 

-1

夏季夜晚里的暴雨总是来得迅猛而让人不知所措。

 

有冈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听着窗外雨滴猛烈的撞击着玻璃窗的声音,毫无节奏感,仿佛有一群人恶狠狠地拍打着他的门窗。他不由得担心起那颗小松树起来了——雨势来得如此汹涌,那细小的树枝该不会被打断吧?虽然那棵树来历莫名其妙,但他好歹也照顾了它几个月了,要是小树枝真的就这么被折断了,他一定会心疼死。

 

有冈赶紧跑下楼,再三确认了松树平安无事后,才舒了口气,爬上楼继续睡觉。

 

直至清晨,暴雨才渐歇,惊鸣四起的雷声已在浓重的乌云里消了音,金丝慢慢爬上地平线,安静的亲吻着整个世界,潮雾笼罩。

 

睡梦中的有冈迷迷糊糊之间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咔哒”一声,不过之后再也没有听见过其他的声音了,他便翻了个身继续睡,没有理会。

 

一如既往的他睡到了中午,太阳丈高八尺了才从床上打了个滚爬下来。

 

还没怎么睡醒,但是心心念念着院子里的那棵树,有冈决定先去看看树的死活再去洗漱。

 

一打开门,他再一次目瞪口呆。

 

松树被人拱开,周边的土也杂七杂八的堆在一边,只留下一个大坑——而坑里还抱膝蹲着一个人!

 

似乎是蹲了很久了,那人全身上下都是泥土和雨水,狼狈不堪,低着头迈进膝盖里,好像是睡着了。听到了有冈打开院子门的声音,才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清醒过来,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大酱!早上好!”

 

“早上好你个头啊?!!!!!!”有冈大贵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山田凉介你在干什么?!”

 

谁知道山田突然就不说话了,有冈过去拉他他也不起来,有冈拿他没辙,只得蹲下去和他平视,压下怒火和担忧,温和的问道:“山田,发生了什么吗?听话,先起来,地上凉。”

 

山田摇摇头。

 

“……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吗?那也不能把松树拔掉啊。”有冈叹了口气。他觉得这辈子唯一拿他没办法的人就是他面前的这家伙。

 

山田正色,严肃的纠正他:“我不是山田凉介。我是被山田君种下的这颗小松树!被大酱细心照顾了几个月之后,觉得很感激,于是趁着打雷补充能量,化身为人来报恩你了!”

 

有冈大贵:“……………………………………………………”

 

“我是认真的!”山田说得义正言辞,真诚的看着他,仿佛不相信他的有冈大贵才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

 

有冈嘴角抽了抽,双手捧起山田的脸,额头抵着他的,检查他是否发烧了。不出意外的山田挣扎起来:“你这个禽兽!竟然对着一棵树下手!”

 

有冈强忍着把他的脸摁进坑里的冲动,硬是把山田给拉起来,推向屋里:“胡说些什么呢你这个小王八蛋!你是不是淋雨了?!啊嗯?!身上又是水又是泥!”

 

“我没有我没有!”山田挥舞着拳头跟在他身后抗议,“身为一颗松树淋雨是很正常的!只有人类才会进屋睡觉呢!你才是小王八蛋!”

 

有冈恶狠狠的回头瞪了他一眼。大概很少看见过有冈这么对他生气,山田撅起嘴,头扭向一边,不再说话。

 

……这家伙,居然还反过来闹别扭了。有冈头上滑过黑线。

 

拉拉扯扯好说歹说的才让山田去洗了个澡之后,有冈只觉得身心疲惫。

 

-2

搞什么啊……有冈扶额,看着满脸潮红,喘着粗气,抱着自己的被子喊着“大酱我好难受”还霸占了自己的床的家伙,不由得从心底生出一股无力感起来。

 

果然……发烧了。

 

“你……算了。”憋了满肚子的火,有冈发又发不得,脸色难看的拿着感冒药过来给发烧了的山田过来吃。

 

然而山田坚定的称自己是一棵树,死活不肯吃药,这让有冈颇为头疼,恨不得把药全部倒进这个闹腾的家伙的嘴里。但是一看他可怜巴巴的抱着被子,眼角还闪着泪花的样子,又舍不得了,叹了口气,摸摸山田的额头,将他的湿漉漉的发丝拔到旁边:“乖,吃药。吃完了我再陪你玩,好吗?听话……”

 

“我才没有在玩!我就是那颗松树!”山田不乐意了,把自己迈进被窝里只露出一小撮毛。声音闷闷的从里面传来:“……大酱不相信吗?”

 

“……”有冈愣了一下,无奈的笑了:“好好好,我相信。但是小松树生病了也是要吃药的!听话把药吃了。”

 

山田这才乖乖的把药吃了。然后抱着被子蠕动到一边,给有冈留了一个空隙,拍打着空位:“大酱不上来陪我睡吗?”

 

“嗯,来。”有冈收拾好水杯和药,然后再一次的钻进了被窝,抱着山田,“睡吧。”

 

山田点点头,露出一个笑容。

 

几分钟过后,山田的呼吸声渐渐地均匀下来。就在有冈以为山田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山田突然睁开眼认真地说道:“我叫凉介哦!”

 

有冈愣了好半天,等到山田真的睡着了之后,才缓过神来明白他说的是小松树叫凉介。他是松树,所以有冈要叫他凉介。

 

……到底在搞什么啊。

 

有冈烦躁的抓抓一头卷发,再三确认山田确实熟睡了之后,才偷偷地爬下去,把被山田翻得乱七八糟的庭院收拾干净,包括那颗他亲手种下的小松树。

 

有冈又重新把小松树种在了院子中间。

 

怕山田那家伙又乱来,他还特地在附近围了一圈栅栏。

 

-3

 

要是在山田还在发烧的那几天,有冈还能把他的胡言乱语当做脑子烧糊涂了才说出来的瞎话……但是现在,他还真搞不懂山田到底在想什么了。

 

山田的感冒已经好了。老实说这孩子到了现在这个年龄已经很少再对着他露出类似于撒娇那种表情了,生病的时候难得一见。感冒一好,便又回归了傲娇的大爷样,气定神闲的坐在乐屋里打游戏。

 

白天的时候他很正常的跟他聊天,和圭人他们插科打诨讲笑话歪倒在沙发上笑得不能自己。到了傍晚下班的时候……

 

有冈觉得自己简直是拼了老命才不让自己的眉毛抽动得那么厉害。

 

——山田偷偷摸摸的跟在他后面跟踪他。

 

这个白痴到底在搞什么啊?!拜托,就算是跟踪也敬业一点好吗?!带着墨镜和口罩出来谁不知道他就是star啊?!!!!太明显了吧啊喂——???!!!

 

有冈假装自己不知道的样子,回到家里打开门,然后迅速上了二楼,坐在楼梯口那里看着山田小心翼翼的用他家的备用钥匙开了门,然后一溜烟的跑进了庭院里。

 

“…………………………”

 

有冈叹气。抓住山田的后衣领,阻止了那家伙想要搞破坏的行动。

 

“山田……”

 

山田嘴一瘪,眼泪就要掉下来。

 

有冈急忙改口:“凉介!”

 

山田笑起来,眼睛都要眯成月牙,笑意满满。

 

“呃,今天也……变成人……了吗?”有冈艰难的说出那几个字。

 

“是啊!”山田使劲的点点头。

 

不行……果然完全没办法跟上star的心路历程…………有冈表示现在他很憔悴。

 

“我想吃草莓!”山田毫不客气的就坐在餐桌前面,手里已经拿好了刀叉。

 

“你是白痴吗?你的自我设定不是一棵树吗?!”

 

“要你管哦?我就是要吃草莓!大酱小气鬼!”

 

“蛤?你说谁小气鬼?!”

 

“是你是你就是你!”

 

……

……

 

-4

这样可疑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一个月。

 

山田始终坚持自己就是那颗小松树,有冈拿他没办法,真是太让人头疼了,这家伙总是这样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他要假装自己是树,有冈只好陪着他装作他是松树的样子。

 

这一个月下来,其他的门把就算是瞎子也看出这两个人的不对劲来了。

 

“喂,你和山酱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伊野尾拍拍他的肩,脸上挂着奇怪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有冈对天发誓他是真的不知道。跟不上star的心灵步伐也不能怪他……

 

“大酱大酱,小松树要我转告给你说今晚他要吃茄子!”山田打开best乐屋的大门,探头进来,打断了几人的谈话。

 

“嗯,我知道了。”有冈点点头,挠挠鼻子,温和的笑起来,两眼弯弯。

 

“那我先走了?我和圭人要去买咖啡啦!”

 

“路上小心!不要老是低头玩手机!要看红绿灯听到没?”

 

“我知道啦——大酱好啰嗦哦。”

 

“闭嘴你这个小秃子——!”

 

“………………………………”剩下四人脸上全是愕然。

 

“怎么回事?”薮抓住他的肩膀使劲的摇晃。

 

“我都说了我也不知道啊%¥#~……别摇了……好晕……*&……%”

 

“小松树是个什么东西?”光嘴角抽了抽。

 

“…………是凉介。”有冈龇牙咧嘴的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啊?”

 

“他坚称自己是棵树………………”

 

“…………………………”

 

“不要用“你有病”的眼神看着我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要相信我啊………………………………”

 

总之有冈最终还是没搞懂山田到底在玩什么游戏。他先开始还以为是7最近流行起来的新游戏……后来问了那三人,都是迷茫的摇摇头。就连一起去种树的圭人都很惊讶的看着他,以为他在扯淡。

 

所以说……………………山田凉介到底在搞什么啊。

 

-5

在夏季都要结束了的时候,山田还是赖在有冈家里,完全没有要搬走的意思。

 

……讲真,有冈大贵以前都不知道原来star是如此厚颜无耻死乞白赖的人。

 

不过山田过来住他也开心得不亦乐乎。他还不至于连山田凉介都养不起,何况这家伙还自带厨师技能,亏得这家伙行走江湖的好厨艺,他最近脸都圆起来了。

 

到了秋季,天渐渐地冷下来了,有冈怕这家伙又受冻感冒,提议去山田家里把秋季的服装搬过来时,山田欣然答应了。

 

两人并排走在街道上,有的没的聊天。话题最终还是扯到了松树上。

 

“话说,你为什么说自己是松树啊……”有冈问得很无语。

 

“蛤?我就是松树!你问什么白痴问题呢?!”山田一挑眉,用鄙视的目光射杀他。

 

………………拜托,山田大爷——你现在正在前往自己家拿衣服过来好吗?!这样还能继续瞎扯下去他真的佩服了……有冈内心跪地。

 

“好吧,我换个说法。”有冈无奈了,“凉介,你为什么要化身为人呢?”

 

“嗯……”山田这回仔细的思考起来了,手指抵着下巴,看着有冈认真的说道:“因为几个月前,我觉得大酱有点不对劲,所以想要观察一下。”

 

“啊?”

 

“大酱很奇怪啊。”

 

“蛤?你在说什么啊?”

 

山田没有理会有冈的疑问,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因为大酱很奇怪,所以我要找出大酱奇怪的原因。”

 

“所以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就装作一颗松树,悄悄地潜伏进大酱的家里啦!”山田笑起来,露出白白的牙齿。

 

白痴你都已经全部说出来暴露了!有冈拍了拍山田的脑袋,也跟着笑起来。

 

不过他说的都是些什么鬼啊……他一句话都听不懂。

 

山田凉介这家伙真是太任性了。

 

有冈看着山田像小孩子一样跑到树底下踩着已经开始枯黄掉落的树叶,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最终还是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容。

 

嘛,算了。他开心就好。

 

-6

山田有气无力的趴在乐屋的桌子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弄着桌子上的玫瑰花。

 

都经历了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是没有找出有冈到底哪里奇怪。

 

转眼已经入冬,圣诞节那夜堆积起来的厚厚雪层,在东京这几天微弱的日照努力下总算融去了一大半,只是融化的积雪带走了大部分的热量,笼罩着整座城市的空气反而寒冷得更加刺骨。

 

“啊啊啊薮那是我的饺子!”旁边传来光不满的大叫。

 

“唔、谢啦。光再来一份吧。”薮笑眯眯的把盘子递上去,转头担忧的看了一眼山田。“凉介?没事吧?”

 

“该不会又冷得感冒了吧?”光凑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

 

“没有啦!”

 

“那就好。”光拍拍他的头,递给他一杯热水,顺便瞪了一眼圭人:“你们两冬天不准买冰冻的咖啡了!尤其是你圭人!不要由着这家伙乱来!”

 

“是……”

 

“嗯……”山田回答得根本就是漫不经心。

 

在等待人来齐的期间,山田慢吞吞的挪到沙发上,然后趴在上面一动不动,挺尸,目光漫无目的的打量着乐屋。

 

前几天圣诞节的时候,乐屋被他们九人一番装扮,带着浓厚节日气息的装饰挂在了各个角落,虽然现在圣诞节已经过了,但是这些装扮并没有被撤下来,反而被他们平时随手带来的小饰品装饰得更满。光说这是为了迎接新年的到来,所以只是撤走了圣诞树,而整个乐屋继续呈现现在的样子。

 

山田盯着天花板上的彩带,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一些事情。

 

他冬天尤其怕冷,但是又总算不喜欢穿很多厚重的衣服,这点让有冈一直很头疼。大酱每次一到冬天,睁眼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检查他有没有穿的足够保暖,确保他确实是暖烘烘的之后,才会再一次的倒头睡下去。

 

【山田,多穿一点啦!】

 

【大酱你好啰嗦哦——】他总是这么说,然后跑过去乖乖的让大酱帮他把衣服套好。

 

大酱。

 

山田发现,最近因为老是找不出大酱哪里奇怪,他总是在想他。

 

大酱,大酱,大酱。

 

为什么就是找不出来呢。

 

“凉介,究竟怎么了?”光抱着热水袋走过来,皱着眉担忧的看着他,然后把热水袋塞进他的怀里。

 

山田摇摇头,眼神迷茫。

 

“真是的……你不是和大酱在一起吗?大酱人呢?怎么还没来?”

 

“大酱还没起来,我把早饭保温进锅里就来了。他中午起来了之后吃了饭应该就会来了……”

 

“唉……”光叹了口气,戳戳他的脸:“你就应该把他拉起来!”

 

“大酱拉也拉不起来吧……”慧无奈的说道。

 

“就是就是,睡懒觉这个坏毛病真是太过分了!”知念不满的附和。

 

“凉介的话,大酱应该不会拒绝吧?”知念笑嘻嘻的凑过来。

 

“……”山田放下热水袋,看向知念那一边。

 

知念:“……?”

 

是的,有冈大贵从来没有拒绝过他,无论是怎样的任性耍赖,有冈大贵都会照单全收。

 

擅自种树、擅自拔树、擅自假装成树……

 

有冈大贵怎么会拒绝他呢?

 

拒绝。

 

拒绝?

 

有冈大贵为什么从来不拒绝他呢?

 

对!就是这个!

 

山田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把热水袋塞回光的怀里,然后拔腿就往有冈家里跑,连外套都没拿。噢!这可真是足以载入史册的一刻——伟大的star终于独立思考出了无关于工作的事情!

 

山田一路狂奔回有冈家里,气喘吁吁的把有冈摇起来,“大酱大酱、快起来!我终于知道了!”

 

“啊?”忍受不了山田这般折磨的有冈终于掀开被子起来了,看见山田又是只穿了一点点,顿时火冒三丈,把被子裹在他身上。面对兴奋得满脸放光的山田,有冈除了觉得头疼以外,别无他想。

 

-7

山田凉介是个任性的人,可是有冈大贵照单全收。

 

因为他总是拿他没辙,总是会对他心软。

 

虽然他如此般包容他,但是并不能代表能完全理解这家伙的行为。比如现在,裹着他的被子,两眼亮晶晶的,坐在他的床上,正极度认真的看着他。

 

“大酱,拒绝我吧!”

 

“啊?”

 

有冈大贵表示star的头脑里一定住着宇宙。

 

“大酱,拒绝我吧!”山田又以同样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7组最近又在流行什么奇怪的游戏吗……?”有冈大贵觉得头好痛,“乖,现在我们先下去吃饭,吃完饭我再陪你玩……”

 

“我才没有玩游戏!快点拒绝我啦!”山田着急的拉住他的胳膊,似乎他不说出拒绝的话他就要打滚耍赖哭出来。

 

“可是你什么都没说啊?”他要他拒绝什么?他既没有说要吃草莓还是说想要一个新的扫地机器人,也没有向他告白啊。

 

告白。

 

有冈再一次的感受到了深深地无力。

 

“大酱,你真的好奇怪啦。”山田又凑得近了一些,和他对视。眼瞳里全然是清澈的流光在闪动。

 

有冈耳尖迅速就红了,他往后退了一步。他实在是难以揣测这家伙的行为,但是无论如何,再这样下去的话,他的心思就要泄露得一点不留了。

 

“什么啊?奇怪的是你好吗?”有冈揉了揉红的发热的耳尖,装作理直气壮的问道:“而且、难道我没有拒绝过你吗?”

 

他从来没有拒绝过他吗?有冈仔细的回想着。

 

好像确实没有过……

 

他为什么从来不拒绝他呢?

 

“大酱!”山田又喊了他一声,不依不饶的看着他。

 

“……我知道啦。”有冈在这样的眼神下,最终又一次的投降了。

 

是的,他从来没有拒绝过他。哪怕是再无理取闹的要求。

 

他到底是在干什么啊……有冈在心底刷新了对自己愚蠢的下限。他清了清嗓子,在山田期待的目光下缓缓开口。

 

“我拒绝。”

 

“为什么?”几乎是同时,山田从床上跳了起来。

 

“大酱为什么拒绝我?”

 

“什么为什么啊?不是你要我拒绝你的吗?!”有冈大贵觉得内心简直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着浩浩荡荡的奔腾而过,差点要气得岔气了。

 

山田严肃的看着他:“这样不行啊,大酱。”

 

有冈大贵青筋暴起,就要暴跳如雷了。

 

山田凉介跳下他的床,在他房间里走来走去,嚷嚷着“大酱好奇怪啊”,还很自然顺手的把他桌上的饼干塞进嘴里。

 

有冈大贵觉得他已经被气得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居然朝着一向护食得厉害的山田嚷嚷起来:“那是我的饼干!”

 

“大酱刚刚拒绝了我!这是补偿!”

 

“补偿你个头啦!还给我!”有冈扑过去,一把抓住山田的手,然后吻住他:“你才需要补偿我!你个白痴!!!”

 

山田愕然的睁大了双眼,一时忘记了挣扎。

 

世界就此静止。

 

-8

小王子说,要小心松树。

 

它在你心底发芽,成长汲取你营养,可是你却浑然不知,把它归结为那单纯普通的感情,任由他发展壮大,最后占领了你整个星球。多年后你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它,却再也没办法铲除它了。

 

——你的星球就那么大。

 

——它已经成为了与你共生的一部分。

 

——如果连根拔起,你也终将支离破碎。

 

-9

 

有冈打开门,看见了黑漆漆的屋子。

 

“凉介?凉介——?”他尝试着叫了几句,没有回声。

 

自从那天之后,山田已经很几天没有来他家了。但他还是每天习惯性的在家里找他。这个白痴……有冈叹气,然后把买回来的新鲜草莓随手搁在桌上,就去浇灌那颗小松树了。

 

硬要问那天有冈大贵后不后悔,有冈大贵后悔的只有为什么那天没有把这个小混蛋塞进麻袋里吊在公司门口暴打一顿,反而看着他通红着脸逃走了。

 

后来听圭人说那家伙因为没穿外套就跑过来,回去就感冒发烧了,连着好几天都请假来不了公司。

 

本来他是打算去他家,大发慈悲的看看他,原谅他那天无耻的无理取闹。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缓几天,给那个白痴一点时间好了……

 

而且……有冈回想起那天唇上柔软的触感,眼底温柔一闪而过,手抚上唇部。

 

“大酱的表情好像变态噢。”后面传来某个人含糊不清的声音。

 

“把我的草莓放下……”有冈大贵几乎不用回头都知道那家伙在干什么。

 

“不要。”

 

“那就吃完了再好好说话。”有冈转身,快步走过去,轻轻的拥住他。

 

“大酱刚刚是不是在想色色的东西?”

 

“小混蛋。”有冈轻笑出来,低头看见山田的眼睛里一如既往的明亮清澈,但是回答已经显而易见了。

 

-10

——你终将在一粒宇宙浮沉里,看见星空,看见满天的星辰,看见亘古兆载,看见爱。

 

-11-end后的剧情-

“凉介,我果然觉得很不公平啊。”

 

“嗯?什么?”

 

“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你,你以后肯定会蹬鼻子上脸的。”

 

“啊?大酱你在说什么啊?我才不会那么做呢!”

 

“就是说以后我也会拒绝你的啦!”

 

“大酱好过分!”

 

“嘻嘻,凉介真可爱。”

 

“你这是在转移话题吗?”

 

“哈哈,是吗?凉介真可爱。”

 

“再说一次也没用!”

 

被握紧的手心正在源源不断的传来炙热的温暖,从指尖一直蔓延扩展进心脏,不断不断不断地持续着。

 

理所当然的,第二天,以及这之后的每一天,这样的温暖都会被传递着。

 

-----再后来。山田凉介终于知道有冈大贵所说的拒绝是什么了——没皮没脸的某人所说的拒绝全都是“不要靠近我”“不要跟过来”“不要随便乱亲”“不许动手动脚”诸如此类的事情。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Fin

文笔渣(捂脸)

啊为什么是松树这个问题——

是因为GF里bill喊dipper pinetree的原因啦(笑

好喜欢的w my little pinetree~

好吧、其实这是植树节贺文(……)

是的……

植树节(……)

但是我植树节可能还是处于失联状态……难得今天抽中了5M的流量我就用了发文了(。植树节就不要找我要贺文啦!这就是_(:зゝ∠)_

可能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处于失联状态orz

主要因为这学期课比较多……什么经济学啊(?)管理学啊(!?)大物啦(!!!!????)拜托我是读软件的好吗orz……但是不管怎么说都要好好学习啦orz不然这样子半吊子下去不行啊将来会变成啃老的废材的orz

提前祝大家植树节快乐www


评论 ( 3 )
热度 ( 45 )

© 萝卜32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