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去看处刑人吧。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圭凉】Gemstonecases

【圭凉】Gemstonecases

 

浴室里传来“哗哗哗”的水声,白茫茫的蒸汽透进空气里,慢慢的蔓延进了卧室。

 

山田百无聊赖的躺在圭人的床上,眼睛随处打量着他的房间。老实说他来圭人家的次数完全不比圭人去他家的次数少,这房间他都看了好多年了,几年过去倒是一点都没变——不管他来的时间距离上次有多么近,圭人总有能力将这里变得乱七八糟的,就跟正在经历青春期的普通大学生一样。

 

“圭人!你还没洗好啊?!”山田朝着浴室的方向喊了一句,“好慢哦……”

 

“就快啦快啦!山酱你再等一小会儿!”浴室里传来圭人慌乱的声音。

 

——山田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几个盆落地发出剧烈的撞击地面的声音,以及蓬蓬头摔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是“哗啦哗啦”沐浴露瓶洗发露瓶和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掉下来破裂的声音……最后是某个笨蛋的惨叫。

 

山田抱着留在圭人家他专属的小企鹅抱枕,没什么表情的在床上打了个滚。大致推断出圭人爬起来的时间,收拾好东西的时间,差不多快出来了的时间,山田才慢吞吞的爬下床,翻出医药箱准备给那家伙恶狠狠地贴上——这个笨蛋,总是不长记性!

 

他来圭人家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闲着也是闲着,前几天一直在家里打游戏,被来探望他的美岬瞅见了,一脸嫌恶般的抱怨了一句“哥哥死宅好过分哦”之后,被打击的体无完肤。本来想找点事情做,然而想来想去并没有什么可以消磨时间东西,于是不自觉的就晃悠到了圭人的家里。

 

反正,他和圭人在一起,就算是不讲话沉默着也不会觉得尴尬。在圭人身边,比在哪里都觉得轻松自在。

 

——当然,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跟圭人讲的啦!山田一边欺负着圭人,往他胳膊上恶狠狠地贴了几个创口贴顺带用怜悯笨蛋的眼神嘲笑打击了一番他之后,在内心里吐吐舌头。

 

圭人苦着脸,乖乖的蹲着让他教训。

 

“……你脸上的那种“是山酱来包扎是山酱是山酱哦!”的表情好恶心。”

 

“诶嘿嘿。”

 

现在的圭人,已经不会在被山田嫌弃的脸色和没什么恶意的“恶心”词汇打败得一蹶不振了。他眯起眼睛开心的笑起来,幸福神色在脸上一览无遗,“因为真的很开心嘛!是山酱嘛!”

 

“………………………………果然还是好恶。”山田把本来打算给他擦头发的毛巾一把扔他脸上,耳尖却“哧溜”一下子红了。

 

“山酱好过分。”

 

“你吵、吵死啦!”

 

“山酱不要这样嘛!山酱要不要和我一起睡觉?”

 

“谁要和你睡觉啊!走开啦你!”山田气呼呼的转过身去,脸红透了,“我、我要去洗澡了!”

 

“好——……”

 

“说话不要拖长音你这个笨蛋!”

 

“是!”

 

山田速速的洗了个澡之后,出来意外地发现圭人居然在整理房间。

 

“山酱,”圭人抬眼看着山田,抓起他手边刚刚擦过他头发的毛巾,笑得两眼弯弯,“要我帮你擦头发吗?”

 

“嗯。”反正不要白不要……山田别别扭扭的坐在床上,享受着圭人的周到服务。

 

不过他也没闲着,眼睛四处扫视着房间,看着等会儿看哪里可以帮这个家伙的忙,却发现了一个以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真稀奇。这个房间里居然还有他没见过的东西。

 

因为圭人那家伙基本上买了什么,或者新得到了什么东西,一定会第一时间跑过来两眼亮晶晶的仿佛是等着被摸头的大型金毛犬一样,拉着他和他兴奋地叽里呱啦讲半天……

 

山田凝神仔细的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纠结的得出了“……可能是个罐子?”的结论。

 

“圭人,那个是什么?”山田微微仰起头,脑袋恰好能搁在他身后圭人的肩膀上,好奇的指着那个罐子问道。

 

“咿——————————!!!”出乎山田意料之外的,圭人整个人都被吓得一震,手一抖,然后撇下毛巾和山田,火速冲向那个罐子,然后塞进了其他的角落里。速度快得让山田都瞠目结舌。

 

“竟然还“咿”的叫出了声……”山田目瞪口呆愣在了原地。

 

“没、没没没没什么啦!!!只是一般的垃圾啦!!!!!!”圭人脸都涨得通红,手忙脚乱的解释。

 

……有问题。

 

有很大的问题。

 

有着可以让山田先生陷入被大宇宙神秘意志所赋予的疑惑的大大大问题!

 

——这是圭人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有没有和他分享的东西!山田不高兴的撅起嘴。

 

“真真真的不是、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啦……就是一个罐子而已啦……”圭人可怜巴巴的凑过去,拼命的摆手跟山田解释。

 

哼!山田把头扭向一边。不要显得他才是大恶人好吗?!圭人这个笨蛋!

 

“就是存钱罐啦……”圭人看山田不相信,只好又把罐子翻出来,还当着山田的面摇了摇。

 

里面发出杂乱的声响,似乎是和硬币一般大小的东西装在里面,晃悠着撞到了罐壁发出沉闷的声音。

 

“真的吗?里面装的什么?”质疑的问句。

 

“当当……当然是存款啊!”

 

“我不信,打开看看。”说着山田向圭人伸出了手。

 

“不要!”圭人护着罐子,然后在房间里跑起来和山田玩起了捉迷藏。

 

结局自然是两个人最后都累得瘫软在了沙发上,挺尸般的一动不动。

 

“圭人真过分……”山田不甘心的说着,然后爬向圭人的床,成大字型扑下去,闷闷的声音从枕头里传来“我才不要跟你一起睡床了!”

 

圭人无奈的起身,然后帮山田掖好被子,在旁边打了地铺。——虽说这家伙嘴里这么说着,但是晚上睡着了的事情谁知道啊?他半夜再爬上去不就好了嘛!山田凉介这家伙总是口硬心软,这事儿他都偷偷摸摸的干了好多回了,也没见他半夜的时候把悄摸摸爬上床的他踹下去过。

 

于是某种意义上来说赢了的圭人,喜滋滋的关了房间里的灯,顺便细心的留了一盏小台灯给山田。

 

山酱的睡颜赛高!!!

 

***********

 

***********

 

 

几天后。某一个爽朗的午后。

 

山田躲在圭人门外蹲点。发现圭人确实已经离开家里而且相当的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之后,充满自信的小小握拳,“耶!我才不会输呢!”

 

嘻嘻,圭人这个笨蛋!没想到他会偷偷地跑来吧!他今天一定要找出那个罐子里装的是什么!

 

“机会来啦!”山田偷偷摸摸的弯腰跑到门边,用圭人给他的备用钥匙摸进了圭人家里。

 

鬼鬼祟祟的溜进来了无数次的圭人的房间,四处探望了一下确定没人之后,山田窃喜了一下,迅速开始行动。

 

“在哪里呢……”山田搬了个小板凳,爬上书架,挨个儿的找起来。

 

噫,没想到这小子的相册里最多的居然不是圭人自己,而是他。

 

“我记得明明就在这儿啊……”书架上没有,山田只好爬下来,在圭人乱七八糟的桌子上仔细的翻找着。

 

哇!圭人原来也在尝试做雪景球啊……看着雪景球里面的两个小小人,一个上面写着“山田”,一个上面写着“冈本”,山田不由得轻笑了一下,“好丑。”……………………好吧,其实还是有一点点好看的啦!就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哦!

 

“这里也不是……”桌子上也搜寻失败了……山田只好苦恼而又头痛的转战沙发和沙发后面。

 

啊咧,圭人这家伙竟然把只要有他的杂志都买下来了……还有批注?——“今天的山酱好可爱啊!”“今天的山酱比昨天更帅气了!”“山酱每天都是最帅的家伙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圭人这个笨蛋笨蛋笨蛋!山田红着耳尖把书和杂志放回了原处。

 

“到底圭人那个笨蛋藏在哪里了嘛……”山田东翻西找的,终于在壁橱里找到了那个罐子。

 

“哈!被我找到啦!居然藏在那么隐秘的地方!”山田开心的在圭人床上打了个滚,不自觉的笑出了声,“果然……肯定不是普通的存钱罐。难不成藏了金子没有上交给国家?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小子到底瞒了我什么……”

 

山田将罐子贴在耳边,摇了摇,还是凌乱没有规则的声音。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最终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

 

“是魔法道具吗?打开了就会变成小魔仙之类的……”山田嘟囔着轻轻扭着罐子——打开了。他朝里面探头望去。

 

这个罐子里确实如圭人所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也没什么值钱的。但是山田却可以清晰的辨别出里面的每一样小玩意儿。他不用了的小卡子;写字写没墨了的笔;拜托圭人去买咖啡时“赏”给他的零钱;和他出去“巡逻”甜品店时留下的票根;一起在游乐园玩的时候游乐园的纪念币……每一件每一件都是和他有关的。

 

他本来以为圭人这家伙不会把这些小玩意儿放在心上,平时就足够笨手笨脚的让他操心自己都操心不够……没想到他对自己视至如珍宝。山田眼眶迅速的泛出眼泪来,他拼命的擦了一会儿,还是止不住“幸福”这种感情在心底发酵,然后慢慢的蔓延进了每一根神经,让他不自觉的牵起嘴角。

 

山田仔细的将这些小玩意儿收拾好放进罐子里,然后在圭人的房间里翻出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上“冈本圭人”的名字,下面又写上“山田凉介”,中间比了一个爱心,一并收好放入罐子里。

 

现在这个罐子已经变成他们两个人的宝石盒了。

 

——是哪怕在岁月洪流的冲击下,也绝不会褪色的Gemstonecases;是能给他们带来幸福的心爱的Gemstonecases。

 

 

 

给阿圭小天使的生贺wwww

 

每次动完笔之后就是十天半个月像得了产后抑郁一样懒得拾起笔…………_(:зゝ∠)_(笑

 

是一个和阿圭小天使一样暖心的小故事,能让和阿圭一起庆生的姑娘们也感到同样暖心就好了呢XD

 

祝阿圭生快!!!要一直幸福快乐!!!!


评论 ( 7 )
热度 ( 31 )

© 萝卜32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