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去看处刑人吧。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双球】Temptation Kiss

【双球】Temptation Kiss

 

喉咙痒痒的。

 

山田一大早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眼睛肿得快睁不开了,酸涩难受。喉咙也好像被什么堵住了,有什么在里面轻轻挠着一般,不痛,但是却不怎么舒服。

 

他废了好大的劲才把自己从床里面拔出来,趿拉着拖鞋,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山田“哗啦”一声掀开了窗帘,气流猛地带动了窗外细微的风,卷起了漫天飞舞的花瓣。洋洋洒洒,霎时间如霏雪般,婉转而下,黛粉的花瓣遍布着整片天。

 

“噢……”山田下意识的捂住口鼻,心下叫着完蛋了,“花粉过敏症……”

 

这段时间他都不怎么敢出门的,就怕这要人命的花粉。不过也亏得这个借口,他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也没什么啰啰嗦嗦的家伙跳出来,教训他一通了。

 

山田没什么精神的关上了窗,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抱着一堆纸巾坐在床上开始发呆。照外面这沁人心脾满条街的状况来说……现在他应该是花粉过敏症又犯了吧。

 

真奇怪……明明都没有出家门的。

 

山田挠挠乱糟糟的头发,不明所以。

 

“嘛……算了,不管了。”简单的洗漱一番之后,山田又爬回了床上,打了个滚之后,摸出了游戏机,琢磨着今天是去找路还是打友军。

 

“奇怪……今年的花粉过敏竟然没有发烧……”山田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之后,但是歪头想想之后,只当是今年花粉过敏不严重的功归于游戏。于是他很快把这个未解之谜甩到了脑后,利落的开机,顺利的连上了战地的服务器。

 

嗯哼,今天也来悄摸摸的袭击那个家伙好了~

 

山田心情愉悦的眯起了眼,嘴角裂开,不小心笑出了声。然而喉咙里突然疯狂翻滚起非同寻常的痒意,山田努力的忍耐,手扑打着慌张的四处寻找着纸巾,却最终还是控制不住的咳嗽起来。

 

“唔……花粉过敏真讨……”山田吸吸鼻子,皱着眉抱怨,但是眼睛看到刚刚捂住嘴的手心里时,不由得呆住了,话也没说完。

 

安安静静的躺在手心里的,是几片玫瑰花瓣。

 

……花瓣?哪来的?

 

山田瞪大了眼,还没搞清楚状况,喉咙里又是一阵猛烈的痒意,然后蜷缩成一团开始咳起来。

 

好、好吧…………

 

他知道是哪里来的了……

 

难道他昨晚梦游到神志不清的去吃花了吗……山田头痛的跑到阳台上,但发现自己精心饲养的小花还在,一片不少的,沐浴在阳光下精神抖擞的晃动着小叶子。

 

山田不知所措的站在阳台上,又咳了一会儿,然后咳出了不少花瓣来。香香的,玫瑰花瓣。

 

“……………………………………………………”

 

山田呆愣了一会儿之后,冲到房间里翻出手机,迅速发了一条信息给了圭人。

 

“不得了啦!!!!!!!圭人!!!!!!!!!!!!!我咳出花瓣来啦!!!!!!!!!!我可能有超能力了要去拯救世界了爱豆怎么办???!!!!!!!!”

 

没过几秒,圭人就回复他了。

 

【山酱,我想你是得了花吐症。】

 

花吐症……?那是什么东西?

 

山田好奇的上网查了查,可查到的结果差点让他平地摔了手机然后再来个720°螺旋劈腿踢。

 

花吐症——由于暗恋到太过痛苦,因而出现口中吐花的病症。易通过接触花瓣进行感染,只有两情相悦的亲吻,吐出银白百合花瓣才可痊愈。

 

什、什什什什什么?!!!!!!!他暗恋?!!!!!!!!还必须kiss?!!!!!!!!谁?!!!!!!!!!!!!

 

山田抱着手机坐在地上很久之后,苦恼的抓抓头发。

 

“噢……我昨天才在名古屋区域偷袭他了的。他肯定不会来kiss我的。”

 

才这么想着,服务器那边就响起来了,然后是熟悉的ID在闪烁。

 

【*你们就是嫉妒圆脸还帅帅的我*:起来了吗?】

 

山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回复给他。

 

【*草莓小王子*:起来了。】

 

【*你们就是嫉妒圆脸还帅帅的我*:开坦克开坦克!】

 

【*草莓小王子*:你先等等……】

 

【*你们就是嫉妒圆脸还帅帅的我*:怎么了?要去厕所吗?】

 

【*草莓小王子*:不是啦!今天,那个……呃,花瓣……】

 

【*你们就是嫉妒圆脸还帅帅的我*:你花粉过敏症又犯了?!!!!!!!!!】

 

山田对着那一连串的感叹号发愣。

 

……完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平时气场很足的山田凉介也忍不住缩缩脖子,刚想给有冈回一句“不是”的时候,对方消息已经“突突突”的传了一大串过来了。

 

【*你们就是嫉妒圆脸还帅帅的我*:今天就不要打游戏了!!!好好在家里休息!!!】

 

【*你们就是嫉妒圆脸还帅帅的我*:……不行!!!你给我去医院!!!你哪一年闹得不是最后以发烧收场的?!】

 

【*你们就是嫉妒圆脸还帅帅的我*:你肯定不会去的!我知道你这家伙!太恶劣了!你乖乖在家等着!我马上就过来!】

 

……蛤?

 

山田抱着手柄,目瞪口呆。他才刚刚打完了“大丈夫”这几个字而已诶……

 

然后对方已经离线了。于是山田只好默默的收起游戏机来,等着有冈的到来。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啊。山田感慨着,却又不自觉地笑起来,甜蜜蜜的。

 

“先去洗个澡吧。”山田乐呵呵的收拾起衣物然后走进了浴室,反正那家伙也有他家的钥匙……可以随便进来。

 

Cout<< *Q*<

 

有冈进来的时候,山田还在洗澡。

 

浴室里有着“哗哗哗”的水声,以及从门缝里钻出来的若隐若现的白雾,都彰显着这个房子的主人完全没有防备。

 

“真是的……”至少把大门反锁一下啊,要是有坏人进去了怎么办?他又不介意在外面多站一会儿……有冈摇摇头,有些生气又有些担忧。

 

不过说起来,山田这家伙今天的房间好像格外的香。有一股玫瑰花的味道。

 

可恶,这个小混蛋已经奢侈浪费到四处在家里喷洒香水了吗?有冈忿忿念的帮山田收拾起还摊在地上的游戏机,决定等会儿山田出来了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他一下。

 

他已经很香啦!不需要再喷香水了!走出去是要诱惑谁呀?!

 

有冈顺手整理了一下显示器旁边堆了一堆的游戏碟,顺便把扫地机器人设定到去打扫厨卫,然后百无聊赖的躺在山田软软的床上,用鼻子吸吸这有些香得过分的气味。

 

打了个滚,一把扯过放在山田床头的金田一娃娃,有冈不由得笑起来。

 

“什么呀,你这家伙,明明只是一只小熊而已啦!地位还这么高,睡他身边。”有冈戳戳小熊的鼻子,又把它放回原处,却发现床上还有一些花瓣。

 

…………………………………………山田那小子该不会喜欢玫瑰喜欢香味到每晚要抱着睡甚至要咀嚼吃掉才能安然入梦的地步吧……

 

有冈摇摇头,无奈的伸手捻起花瓣扔进垃圾桶里。

 

山田还没洗完。有冈不是一个耐得住安静的人,于是他起身开始转转山田的房间。虽说他已经来过很多次,摆设都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还是乐忠于在这里找一些和上次他来的时候不一样的东西。

 

啊咧?有冈的视线停留在山田的书桌上,愣了几秒后,还是开心的笑起来。

 

“看来这家伙的地位,比那只小熊还要高一些啊。”

 

有冈又随处看了看,莫名的喉咙里也升起一股痒意。

 

奇怪……他可没有花粉过敏症。有冈喝了几口水,压制住了想要咳嗽的感觉。不是很严重,有冈决定等会儿压着山田去了医院后,自己也稍微检查一下好了。

 

这么想着的有冈最后还是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山田的床上,不料却一脚踩到了搁在地上的手机。摁了一下,是亮的,没坏。

 

……诶?……这都是什么?

 

cout<<*Q*<

 

山田出来的时候,有冈正闷在被子笑出了声。

 

“你干什么啊?!白痴吗?”山田不耐烦的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用屁股拱走有冈。

 

“没什么。”有冈好半天才忍住了笑意,笑盈盈的抬头看着他,“我帮你擦头发。”

 

“好。”山田扔给他一条干毛巾,然后被有冈摁在了桌子前。

 

双手轻轻的在头上来回轻抚着,山田舒服的仰起头,顺道表扬了一番有冈擦头发的技术不错。

 

“这没什么啦,我还有更厉害的技术!”有冈笑眯眯的回答。

 

“嗯?什么?吃蛋包饭的速度全日本第一吗?”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有冈看山田的头发干的差不多了,于是放下毛巾,转而用手捂住他的眼睛。

 

感受到山田长长的眼睫毛在手心微颤,手心和心里都是一样的痒。有冈其实现在也很紧张,他轻咳了一下,果然咀嚼在唇齿之间的是向日葵的花瓣。

 

“猜猜我是谁。”怪里怪气的声音。

 

“不要闹了大酱。放开啦!”

 

“不要。”

 

“放开啦,大酱。你是白痴吗?”山田假装生气的说。

 

可有冈没打算罢手,“那我来问问题,山田回答对了就放开哦。”

 

“好……吧。”山田放弃了反驳。

 

“那个雕塑。”有冈开口,眼睛看着山田桌子上摆放着的雕塑,“是我们上个月一起去百货里买的吧?”

 

“嗯。”山田不自在的扭动着身子,却被有冈摁在原地不准动。有冈的手掌在发热,山田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你很喜欢吗?”有冈靠近一步,现在看上去就像他从背后抱着山田。

 

“还、还好啦……”

 

“真的?”

 

“我、我确实是很喜欢!怎么了你有意见吗?!”

 

“为什么喜欢呢?”

 

“很可爱……”山田的呼吸一下子就变得急促起来。

 

“是——吗——?”有冈故意拖长了声音。

 

“是的!!!你好烦啦!!!”

 

“是喜欢它的内容吗?长得和我们很像的小孩子抱在一起。”有冈有些没有耐心了,直接进入主题。

 

“不、不是!!!绝对不是!!!”

 

“答错了,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是把它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哦。”

 

“是没有地方放了!才只好放在这里了!”

 

“是吗?”有冈吞了一口唾沫,声音都紧张的发颤,“真的是这样吗?”

 

“……”

 

两人沉默起来。

 

有冈隔着空气都能感受到山田整个人都要脸红到烧起来了。

 

“好、好啦……我承认……”山田的声音细微的和蚊子一样,隐隐约约都加上了哭腔,“我就是喜欢这个内容……”

 

“你哭什么啊?”有冈有些哭笑不得,没松开了手,却把山田转了一个圈,伸手把他揽进怀里。

 

“……那,山田你喜欢我吗?”

 

“唔、那个……呜呜呜”

 

“山田,你喜欢我吗?”有冈发现自己蛮喜欢欺负山田欺负到哭得这种感觉。他有些庆幸自己捂住了山田的眼睛,现在有冈的脸也红透了。

 

其实有冈也不能确定,在看到雕塑后只是让他感觉到一点什么,以及手机查到的那些关于花吐症的东西,加深了他的怀疑。这些怀疑当然是让他欣喜若狂,有冈大贵是那种行动派,为了让自己安心才会有了这个行动。深吸一口气。将脸凑近山田的耳边,嘴唇就快要吻到耳背的距离。

 

“山田?”

 

“我、我不是……”山田整个人都埋进了有冈的怀里,害羞差点没让他哭出来。

 

“答错了。”有冈失落的说,但他依旧决定坚持到底。

 

“我喜欢!”细如蚊鸣的声音,山田觉得小说里写的果然都没错,有些人就是喜欢扮猪吃老虎。

 

“我喜欢大酱啊!”鼓足了勇气,山田放开一切的大声说了出口。

 

“我也是,最喜欢山田了。”有冈放开手的同时把自己的唇贴在山田的唇上。

 

银白百合花瓣在口腔里推递着,牵出了一丝银丝。

 

“最喜欢山田了。”有冈大拇指抚上山田的唇,轻轻的摩挲,眯起眼又重复了一遍。

 

“啊,你也是暗恋我的。”山田拍掉有冈的手,嚼着嘴里的银白百合花瓣,“……味道不错。”

 

“我来告诉你比擦干头发更擅长的技巧是什么吧。”看着山田一脸红彤彤的样子,有冈忍不住起了坏心,一把抱起他走向床边。

 

“比银白百合花瓣更有味道哦。”

 

Cout <<*QQQ*<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春天在新绿的树下拍照,夏天在晚风中吃甜筒,秋天去看苍黄的山林,冬天一起打盹。还有啊,我们要养一只狗,或者两只,一起牵着它俩散步。我想给你做好多好吃的,想跟你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想分享心事和说不完的话。只要是跟你一起,做什么都开心啊。”

 

END

……其实更厉害的事情是挠痒痒

你们信吗

嘻嘻 

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花吐的梗最近挺火的……我就尝试着写写看_(:зゝ∠)_

最近忙的吐血了还好在生日结束之前赶出来了orz

头昏脑涨的……文笔什么的也就糊了(其实清醒的时候文笔也很糊啊(x

祝大贵小天使生日快乐乐乐乐XDDD

要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

评论 ( 12 )
热度 ( 33 )

© 萝卜32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