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去看处刑人吧。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圭凉】笑意明灭像呼吸

【圭凉】笑意明灭像呼吸

 

山田凉介的生物钟被定在了清晨四点。

 

山田晃了一下脑袋,勉勉强强的撑开自己的眼皮,瞥了一眼时间。四点整。

 

呆愣了将近一分钟后,山田慢吞吞的蹬了一脚被子。春末的寒意在黑白交替的暖橙之间还未褪去,薄薄的冰冷之气“跐溜”一声迅速钻进被窝,山田嘟囔了一下之后便蜷缩起来,赖着不想起。

 

可是迷迷糊糊的闭眼了半分钟都还不到,脑海中冥冥中猛地浮现出了美岬嫌弃的脸。

 

“一直宅在家的哥哥,最讨厌了。”

 

“……………………………………”山田一脸惊恐的坐起来,然后迅速的连滚带爬的跑去刷牙洗脸换衣服。

 

整装完毕后,本想继续前几天一直重复的事情——打游戏,山田却猛然想起手柄在昨晚僵尸进军购物街的时候因为惊吓过度,摔落在地后不小心被他一脚踩烂了。

 

山田头痛的揉揉太阳穴,看着地上手柄的尸体发呆。

 

……………………

 

……怎么办。现在才四点诶……就算想去买一个新的……店门也没开吧……

 

……要去干什么呢。

 

无所事事的山田走到窗边推开窗,使劲的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气。外面的天还是灰蒙蒙的,薄雾弥撒在空气里,微风拂面,沁在脸上还冰凉凉的,抬头望向天空,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

 

太阳还未升起。

 

想去看日出——

 

山田的大脑里不知怎么的就冒出了这个想法。他一向是行动派,拖拖拉拉的不是他一贯的风格。于是山田从衣柜里翻出了外套随意的套在身上之后,便推着前不久圭人陪他买的小自行车出门了。

 

出了门优哉游哉的骑了将近十分钟后,山田本想摸出手机瞅瞅时间和地点,却猛然间发现手机没带——山田有些沮丧。但是由于也才出发了十分钟,就算回家也不怎么耽误,于是他将自行车调转个头,打算回家拿手机的时候,掏掏口袋,却发现因为走得太冲忙太没有计划,钥匙也没拿。

 

哦这可真是……

 

山田叹了口气,决定接下来的路……靠运气吧。

 

他的运气一向不好,但也不差。磕磕碰碰的骑车跑到里家最近的海边时,天空也差不多转成蓝灰色了。

 

由于来得太早了,沙滩上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只有未散的夜雾在海风的吹拂下缓缓的飘浮。

 

山田甩开自行车,在沙滩上跑了几步之后,干脆连鞋子也甩开,赤着脚往前面一步一步的迈进。兴许是太无聊了,从沙滩边上走到海边再从海边走到沙滩边缘来来回回几次之后,他终于腻了。他回头望了一眼自行车和鞋,有些讶然的发现那些东西其实已经离他很远了。

 

他想走回去,但是是脚丫子在海边晃悠了一圈后湿湿滑滑的,走到那块儿干沙地,尖锐的小石子会扎得有些痛的。好在山田并不是一个怕痛的人,耐心和忍耐力他是出了名的好,情况需要的话他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对自己残忍。

 

三步两步的走过去,穿好了鞋,扶起自行车。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后,他发现天还是没有亮。

 

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泛着点光,但是天空里一大片一大片的蓝灰色压着水色,翻涌而起的海浪也并没有打碎昏暗。山田没有带手机,也不知道现在的确切时间,他只好推着自行车走到离海近的一块小石头边,抱膝坐下,呆愣的望着天水一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脑袋里昏昏沉沉的,他觉得自己晃一晃大脑的话,也许还能听见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如同小杂物一般装上了罐壁,发出叮叮咚咚的沉闷的声音。也许一闪而过的是今早还没有吃早饭就跑出来了,也许一闪而过的是昨晚手柄被踩碎的时候脚好痛心也好痛不过好在存了档,也许一闪而过的是妈妈的脸美岬的笑千寻的鼓励以及爸爸做的草莓派……

 

他突然就想唱歌,嘴张张合合了几次之后,每一次呼啸而起的海风“呼啦啦”的刮过他耳边都掩盖住了他的声音,这不禁让他有些恼火,于是索性闭了嘴。

 

日出为什么还没有来啊……

 

清晨过早的醒来,现在又在这湿暖的海风吹拂下,山田不禁起了一丝睡意。他看了一眼自行车,是圭人挑的款式。

 

……应该不会有人的品味和那家伙一样糟糕,也应该不会有人一大清早的跑到海边就为了偷他的这个其实并值不了多少钱的自行车的。

 

这么想着的山田觉得安心了。于是枕着双臂躺在了大石头上,闭上了眼。

 

就睡一小会儿。

 

日出来了他就醒来。

 

************** 

 

……

 

山田起来的时候望了一眼窗外,天是黑的。他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摆锤晃悠着,提醒他现在才四点。

 

他摸摸索索的爬下床。年纪近50的他早就改掉了每天早即使醒了也要在床上磨磨蹭蹭大半天的坏毛病。

 

开灯,走进客厅,地上干干净净,柜子里堆积着的一大堆游戏光盘也在好多年前就送给了小侄子。山田轻笑了一声,摇摇头,兴许是年纪大了,反而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在这个时间点醒过来了。自从有某个家伙知道了他不规律的生活习惯之后,硬是强迫他改掉了那些坏毛病,压着他吃饭压着他少打游戏少熬夜,所以他现在即使半步终点,也如同年轻人一般精神抖擞。

 

山田慢吞吞的刷牙洗脸穿好衣服之后,觉得时间难得这么早,好久没有的心血来潮刹那间翻涌上心头。

 

他想去海边看日出。

 

翻出外套裹在身上之后,他跑到院子里推出了自行车,然后打了个电话给圭人。

 

圭人“呼哧呼哧”的跑到他家门口的时候,也不过四点四十。山田笑眯眯的把自行车塞给他,恶作剧一般的跳上去坐到后面,“你骑,我不想出汗。”

 

“好好好。”圭人无奈的接过车龙头,时间一年一年的长,年轮一年一年的变大,他却还是如同三四十年前一样拿着个人毫无办法。

 

这条路山田和圭人在这几十年间走了不知道多少遍,熟门熟路,很快就到了海边。

 

天朦胧亮起,山田到了海边之后便脱了鞋,把自行车交给了圭人,一个人跑到海边的那颗巨大的石头上坐着。

 

四下里非常安静,只能听见浪涛的声音。熹微天光中,山田看见蜿蜒曲折的海岸线一路向远方延伸,直至被探入海中的岬角所截断。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沿着从东至西的次序渐次涌上沙滩又褪去,激起雪白的泡沫又消融,缓慢而又永无止息。就好像是从街头艺人那里听到过的歌谣,有着悠长起伏的调子,吟唱着无穷无尽的轮回。

 

圭人放置好自行车后便慢慢走到他身后,他站在离山田五六步远的地方回头看他。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整个海滩都沉睡在黯淡的光线里,而山田穿着白外套的身影是视野中的唯一一点亮色。漫漫长夜已经接近了尾声,夜空中的群星渐渐都黯淡,只有启明星的光,微小的,却又是明亮的,高高照耀在他们的头顶。

 

似乎察觉到了圭人的视线,山田回头,疑惑的望着他:“怎么了吗?”

 

圭人摇摇头,笑了,“没什么。”

 

圭人看着他转向自己的脸——在海边,连光线都被海风蘸着海水染成了蓝色,山田的脸在埋没着这样的光影里,颌角苍白的弧度是天边的一弯下弦月。

 

圭人又忍不住叫了一声,“凉介。”

 

“嗯?”山田笑嘻嘻的看着他,一把拉过圭人和他一起躺下。

 

澎湃的海潮声一波接一波的涌上来,充满了整个天地间。圭人觉得自己的心被这连绵不绝的潮声填得满满的,几乎要失却了呼吸。那种微凉的情绪在他胸口不可抑制的膨胀,让他突然有千言万语想说,最终却又缄默不语。最后他只是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凉介。”

 

“是是~”山田今天难得好脾气没翻他白眼。

 

圭人傻乎乎的笑起来。

 

他其实有很多想要说的东西,但他知道他什么都不必说。

 

他只是很庆幸。

 

这些年一起经历的风风雨雨跌宕起伏,圭人回想起来却并不觉得胸口有多么疼痛。手握在一起,温暖也一并从指尖里蔓延,传至心脏,整个人都暖烘烘的。一定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即使是疼痛也被分走了一半。

 

“白痴,快起来!”山田踹了一脚他,握住的手改为了捏,“快看快看——!”

 

圭人闻声赶紧坐起身头。他看到山田在向自己微笑。而在他身后,是终于跳出了海平面的太阳。

 

金色的朝阳瞬时间就照亮了整片天空和海洋。在那样明亮的光芒面前,连鲜艳的朝霞也一下子变得相形见绌黯淡无光。圭人沐浴在清晨的第一道阳光里,整个人都被照得熠熠生辉。山田看见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在向自己说着什么话。

“是啊——是太阳。”

 

是太阳。在这个清晨升起,一如既往。哪怕偶尔被厚重的乌云所遮蔽,也会挥舞着光剑刺破重重云雾,哪怕偶尔在暴风雨中隐匿了踪迹,也会在雨过天晴之时重新焕发光芒。清澈的朝阳带着融融暖意,驱散了一直笼罩在海面上薄雾,山田和圭人一起蹲在石头上,长久的凝望着眼前无边的海洋。

 

“……回去吧。”山田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嗯。”圭人拉起他的手。

 

********** 

 

……

 

山田揉揉眼睛,坐起身。

 

眼前早已是白的发亮的天空,太阳在天空中挂得老高,身下的石头也被烤得发烫。

 

山田无力的撑额……原来已经错过日出了吗。

 

他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伸了一个懒腰,望着拍打着的海浪。阳光下,天空和海水都变成了澄澈的浅蓝色,映着天边的白云和点点帆影,教人心旷神怡。

 

他猛然间觉得胸口不是那么沉闷和疼痛了。

 

海边的人逐渐的多起来了,山田跳下石头打算趁着还没被发现赶紧偷跑的时候,意外的看见了两只海螺被海浪拍打上了岸。

 

他犹豫了一下,偷摸摸的跑过去,偷摸摸的捡进自行车篓子里,然后又偷摸摸的离开。

 

回到家的时候,远远地就瞧见了在自家门口徘徊来徘徊去的某人,山田勾起嘴角,但是又强压下笑意。

 

“干嘛呢?”山田拍拍圭人的背,从后面出现的方式吓了圭人一大跳。

 

“没、没什么……就是今天早上打你电话你没接,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哦,我去看日出了,手机正好忘记带了。”山田推着自行车,催促着圭人拿出给他的备用钥匙开门。

 

“日出好看吗?”

 

“不知道。”山田回答,“睡过去了,没看见。”

 

“诶?!那……”圭人挠挠脸,“下次我陪你去?”

 

“不用啦!”山田笑起来,很轻松的,顺手把自行车塞给了圭人,“已经不需要再看日出了。”

 

已经不需要再去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山田看着圭人,满眼都是笑意。

 

日出什么的——

 

山田在圭人愕然的目光下拉住了他的手,眼眸里是明亮的笑。

 

太阳总会升起来的。不管看还是不看,太阳总是在那里,到了黎明,过了昏暗的黑夜,总是会升起来的。他已经不需要担心了,这个家伙陪伴走过那些风风雨雨——而且他也相信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还是将来,这家伙也会一直陪伴着他,分走那些疼痛,他也没有什么再好害怕的了。

他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生活还有光明。

 

毕竟,明天总会会到来。

 

“喂——圭人,你脸红了哦。”

 

“啊……呃……”

 

“对了,这个给你。”山田从自行车篓里拿出了两个海螺,一个扔给了圭人。

 

“海螺?”

 

“是啊,可以听见海的声音。可以听见我早上睡着了没见的日出的声音呢w正好我们两一人一个。”

 

“山酱////////呜呜呜////////”

 

“呜哇你这个白痴哭什么啊?!!!!!恶心死了!!!!!!!”

后记:

通篇的废话orz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一些什么、

反正……文笔差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我快要变成干尸了

希望是那样吧……明天总会到来的……不管怎样总会到来的……

呜呜呜我就祈祷一下快点到来吧呜呜呜

以上(。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萝卜32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