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去看处刑人吧。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双球】离婚鉴定

【双球】

 

既然你们都想看结婚

 

那我就写离婚好了(((???

 

哈哈哈(不是

 

 

**** 

上帝说,人间要有真爱。

 

我说,放你卖批的狗屁。

 

于是我就在这个东京的市中心建了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离婚鉴定事务所。

 

要说我为什么要建立这么一个事务所,这说来话可老长了,于是我决定不说。简单点描述,统统可以概括成为一句话——烧烧烧。

 

……好吧,你也可以认为这是一个动词。

 

或者某种邪教活动。

 

今天是我开业的第十四天。老实说,我觉得最近的我非常的幸运——具体点来描述的话,就是早上起来喝早茶的时候发现茶梗倒立了,然后一路开车来事务所的时候全是绿灯,甚至今天打开办公室的门时,钥匙也没有卡进锁孔里。

 

我坐在办公椅上满意的转了一圈,看见自己养的小多肉正在努力的吸收阳光,心情好得可以唱一首giligili爱。

 

没错,这个世界上没有一首giligili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就两首。

 

我的好心情一直维持到中午——说实话,连今天的牛排拉面味道都似乎和昨天不一样了,似乎格外的好吃——

 

直到我迎来了开业以来的第一位客人。

 

 

**** 

“您好。”我朝着眼前的人点点头,露出了完美无缺的官方笑容,“请问有什么我能替您服务的吗?”

 

进来的这位客人被我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我是字面上的意思,他好像真的跳了起来,整个人非常的局促不安,眼珠子四处转了转,似乎在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

 

于是我趁着这个期间迅速的吸了一口拉面然后丢进垃圾桶,顺手关掉了扩音器里播放的giligili爱,以非常专业的速度为他拉开了椅子,请他坐下,扬起灿烂的官方笑,再一次的重复了一遍:“Sir?有什么我能帮您的吗?”

 

他大概是一个名人吧。我对这里的名人了解并不深刻,甚至连安倍的名字都还是搬到这里来了以后听楼下大叔抱怨最近经济形势时才了解的。这位客人打扮虽然露出了眉目,可是他戴上了毛茸茸的帽子,口罩也把鼻口遮掩得严严实实,并不是很能看出脸来。

 

一般这么打扮的,不是变态,就是有名人了。何况这孩子露在外面的眼睛简直像星辰一般该死的好看,我猜他大概是名人吧。

 

小客人有些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子,打量了一下四周,似乎在确认可信度以及这里的保密度。

 

“Sir,请放心,我们这里是绝对保密的。”我坐到我的办公椅上,安抚性的笑笑。

 

“……好吧。”小客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在了椅子上,不甘心的撅起嘴嘀嘀咕咕着:“没想到我最后还是来到这里了……我这个大傻子为什么要听圭人的建议啊……”

 

我耐心的等着他叽里呱啦的抱怨完,然后才抬起头来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斟酌了一下言语,问道:“这里是不是可以对离婚进行鉴定?”

 

“是的。”我优雅的点点头。

 

“那、呃,我是说,你认识一个叫山田凉介的人吗?”他看起来似乎有些尴尬。

 

“不认识。”我连安倍都是前几天才听说的,为数不多认识的,大概就只有楼底下的拉面大叔和我的几位好心的邻居了吧。

 

“……好吧。”他看起来比之前更加沮丧了。然后似乎破罐破摔的把帽子口罩之类的东西都扒拉掉了,随手摊在了桌子上。

 

……真是一个漂亮的孩子。我打量了他一番之后,在心里感叹道。

 

“那、那就开始,说正事吧。”他结结巴巴的开口,眼睛里闪过一丝焦虑,“我叫山田。呃,是的这个姓非常的普通,不要吐槽它。”

 

……我并没有打算吐槽。不过山田看上去非常的紧张。

 

“那个、我还有一个问题……同性的离婚问题也可以鉴定吗?”

 

“可以的。”我微微一笑。

 

管你麻痹(脏话划掉)的同性还是异性。世界上所有的情侣狗都应该去死(划掉)。

 

不过我本质上来说,还是走优雅路线的好先生。所以心里的那些话我并不能说出来。

 

“其实我和……呃,就叫他大酱吧。”山田看起来终于没那么紧张了,舌头打了一个结之后,总算回归正常并且有条有理的说着他与他男朋友之间的事情。

 

“我觉得我和大酱,可能要离婚了。”

 

“好的。”我露出了开心的微笑——呃好吧,我并不能笑得那么露骨——于是我稍微收敛了一点,拿出表格来准备开始写报告。

 

“Sir,您可以跟我谈一谈。”

 

“怎么说呢……唔,我总觉我们之间可能完蛋了。”山田看起来非常的沮丧,他耷拉着脑袋,眼睛里全然是懊悔,“我们上一周才吵了一次架,然后从上周开始,我们就没有再说过话了。”

 

“为什么吵架呢?”

 

我一边听着一边为他倒了一杯咖啡。

 

“不记得了——好吧,我真的不记得我们为什么又吵起来了,总之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情。但是这不是第一次我们吵架了。以前我们很少吵架,而且就算吵架了我们也会很快的和好……好吧也许没有那么快……”

 

山田低下头,表情看起来都快哭了。

 

真是可怜的孩子。我把咖啡递给他。

 

“啊,谢谢。但还是算了吧。”山田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他很讨厌我喝咖啡,只要我喝了超过一杯,他就会像鸡妈妈一样逮着我说教个不停。而我在来的路上已经喝了一杯了,所以现在不能再喝了。”

 

我若有所思的坐回原位,然后拿起笔在报告上写了一行字:扼杀爱人的爱好。

 

“嘿!大酱并没有扼杀我的爱好!”山田往前面凑了一点,看见我写的东西之后不满的抗议,“他只是担心我晚上睡不着觉。”

 

“好吧好吧。”我悄摸摸的在内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但是还是好脾气的克制住了我在现实中做出这么不文雅的动作。我有些不开心的把这句话涂抹掉,改成了“限制爱人的喜好”。

 

“嗯……应该是,我猜这样写应该是对的吧。”山田瞥了一眼咖啡,挠挠头发。

 

“好的。接下来应该谈到事情的重点了。Sir,您和您爱人在一起的时候是怎样的呢?”

 

“以前我们非常好……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觉得他好像对我很冷淡。”

 

冷淡?

 

为了防止这位漂亮的小客人再对我的报告提出异议,我不得不弯起胳膊挡住我在写什么。

 

——“大酱”对爱人非常的冷酷。

 

“其实我的脾气还算是温和啦。……好吧圭人经常说我傲娇,而且撒娇的时候提一些无理取闹的要求。我猜大酱可能是厌烦了我这一点了吧。”

 

——“大酱”对爱人已经产生了厌烦抵触情绪。

 

“所以最近我们经常吵架。就是我想干什么,但是他又偏偏不让我干。例如咖啡,例如种玫瑰——该死的,我都说了我不用睡觉了,而且根本睡不着!但只要我一喝咖啡这家伙就能气上半天!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真是太过分了!”

 

——双方的感情已经破碎,厌恶对方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而且,最过分的一点就是这个家伙的脾气好到过分了。嗯……就是好脾气到大家都愿意和他成为朋友。他总是有很多朋友,然后把我扔到一边不管我。上次他就和他其他的朋友一起出去国外玩了!三天两夜!根本没叫上我……”

 

——“大酱”脚踏多只船,船要破要沉。

 

“Sir,最近你们的夜间生活怎么样?”

 

“呃——”山田突然涨红了脸。“其实——呃,那个、我们……我们还没有那个啥……”

 

好吧。我在报告上加了一笔——双方都是性冷淡。

 

山田终于忍不住趴到桌子上看我在写什么了,果然还不过一秒他就非常愤怒的提出了抗议:“我才没有性冷淡!!!”

 

……嘁,真麻烦。于是我把这一条也涂掉,改成了“大酱”性冷淡。

 

山田的表情看上去异常纠结,似乎在考虑是不是要求我改掉其他的几条。

 

狗屎。要是其他的改掉你还离个屁。

 

“我没有厌恶大酱厌恶到无以复加……”最后他还是提出异议了。

 

我哼唧了一声,没理他。

 

“Sir,您认为你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我并不是他最重要的。除了我以外,他还可以有很多人。”

 

于是我咬着笔头,写下“大酱”开着多人可上的游艇,而山田不是船长。

 

“……你到底在写一些什么呀。”山田似乎是看不下了想要吐槽。我瞪了他一眼,“我才是专业的,您就不能别管吗?”

 

于是山田终于老实了。

 

当我最后快写完这篇报告的时候,打算挥挥手叫山田可以离开了,山田却期待的看着我:“没有指导意见吗?”

 

“……………………没有。”

 

麻痹。为什么要写指导建议。你两要离最好赶紧的快速的超速的离婚。

 

我面无表情,慢条斯理的站起来。

 

然而山田扒住了我的衣角,可怜兮兮的用星星眼看着我。

 

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给了他一个指导意见:“好吧,Sir,我在帮您离婚。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尽量少和“大酱”吵架吧,他说什么,乖乖听话,减少不必要的争吵。”

 

“好的!谢谢您!先生!”山田开心的跳起来,胡乱的把伪装道具往身上套,然后欢天喜地的跑出去,还好心的为我带上了门“——先生,我下周再来!”

 

……你最好这一周就能离婚,然后下一周就不用来了。

 

办公室没人了,于是我终于光明正大的,朝天翻了一个白眼。

 

*** 

我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

 

山田走了大概不到一个小时,我又迎来了一位客人。

 

他挂着温和得如同太阳一般的笑脸坐在我对面,声音很好听,喉结也很好看,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具有活力。

 

哦操蛋,像爸爸这种FFF团的死宅,小太阳太刺眼了,呜呜呜。

 

但是我还是挂上了专业的微笑,礼貌的问道:“Sir,有什么我可以帮到您的吗?”

 

“唔、我是来说我和我男朋友的事情的……”客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露出了沮丧的表情,“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完蛋了。”

 

没错,你们最好都完蛋。

 

虽然前不久才听到过这句话,现在又听到了,我还是觉得非常的愉快。

 

这位客人进入正题非常快,他很有活力,调整后自己的情绪后便迅速的谈起他和他小男友的事情。

 

“我叫有冈。老实说我挺喜欢我名字的,Ari开头,不觉得超棒吗?”

 

“……哇哦,这还真是一个非常棒的名字。”虽然让客人离婚是我的宗旨,但我是一名绅士,我不能让我的客人露出不高兴的表情。于是我面无表情的附和着。

 

“我的小男友……嗯,就叫他亚麻达吧。”

 

亚麻达?发音和刚刚那位漂亮的小客人挺像的。我拿着笔打着转,耐心的听着有冈的描述。

 

“我们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克制不住的吵起来。好吧,事实上我们上一周才吵过,然后他整整一周手机都没有开机——我都给他打了快100个电话200条短信了!他根本不愿意理我!”

 

有了之前山田喜欢偷瞄的教训,这回我小心翼翼的把报告护在胸前,然后记录下问题。

 

——有冈试图修复和“亚麻达”的关系,对方不领情。

 

“你们是为什么吵起来呢?”

 

“……一些很幼稚的原因。”有冈很是挫败的低下头,“好吧,是我不对。当时我太激动了。我们那个时候正在参加一个小型的聚会,就是只有熟人的那种。然后亚麻达坐在我身边吃东西,老实说这孩子吃东西的样子挺可爱的,就是习惯不好——他喜欢挑食,像番茄什么的,是完全不吃的。总之当我劝他多吃一吃花椰菜,然后他就不开心了。”

 

——“亚麻达”完全不顾及爱人情绪,铁石心肠。

 

“最后我们就吵起来了。”有冈摊摊手,眼底全然是无奈,“聚会以他把花椰菜全部倒进我的盘子里收场了。我本意是想让他开心起来的。”

 

——“亚麻达”是暴怒的高达,战斗力极高,还对自己的爱人实施家暴。

 

“那您对您的男友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

 

“不满?”有冈的表情看上去很困惑。

 

“就是让您不太高兴的地方。”我耐心的解释。

 

“呃……总是不太注意自己的健康?”有冈纠结了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我又在报告表上写写画画了半天,有冈数次想要伸长脖子过来偷看都被我躲开了。

 

我将报告表放回抽屉,露出了官方的完美无缺的笑容:“回去再去想一想对男友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再想出十个来你们就可以离婚了。”

 

科科,离婚吧,离吧赶紧的离!

 

“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太多让我不满的地方……”有冈挠挠头发,小声的嘀咕着。看见我起身打算送他出去了,有冈连忙扒住我:“嘿!!!你还没有给我指导建议!!!”

 

……我本意就是撺掇你们离婚还指导个狗屎。

 

我有些小愤怒:“你到底想不想离婚啊?!”

 

“呃……不想。不不不先生您别生气我是说还行吧——还行。”

 

……什么狗屁回答。简直牛头不对马嘴。

 

于是我解释道:“那种东西只是走形式的。”

 

“走形式也给我走完啊!不能不负责任!”

 

……也是。一名合格的绅士是不可以不负责任的。

 

于是我不情不愿的扒开他的脑袋,勉强给了一点指导建议。

 

“多表现出对他的爱吧。一周至少说一次我爱你之类的。”

 

“谢谢先生!!!”有冈猛地站起来给我鞠了一个躬,然后乐呵呵的跑出去了,“先生我下一周再来!!!”

 

……最好你们下一周就已经离婚了再也不要来了科科。

 

我愤恨的想着。

 

**** 

然而到了下一周两个人真的都没有来。

 

哈哈哈,看来肯定已经闹掰掰了。

 

我很满意的点点头,瞬间觉得心灵被治愈了。

 

但是我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始终觉得无聊。

 

说实话楼下拉面大叔做的拉面虽然好吃,但天天吃也是会腻的。所以我决定体验一下平民的生活是怎样的。

 

买菜?好像很意思的样子。

 

我努力的回想起电视里专业买菜的人好像都要挎篮子去的,于是在办公室里翻找了半天,勉勉强强的找到了一个类似于篮子的东西,庄严的出门了。

 

我说过我是最近才搬到这个鬼地方来的,所以对东京市不太熟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稍微有些迷路了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幸的是我已经买好了菜。只要找到回事务所的路就可以了。

 

正当我站在疑似熟悉的路口上时,我抬头意外的发现大厦上显示屏播放的新闻里的两主角正是我唯二的两位客人。

 

【新闻播送——知名爱豆——有冈大贵——山田凉介——在上一周终于——表白成功——有情人终成眷属——】

 

“…………………………”

 

卖批的狗屎。

 

我愤怒的把篮子往地上一摔。

 

全他妈的都是大屁眼子!!!!!世界上所有的情侣狗都是大屁眼子!!!!!!王八蛋!!!!!!!

 

在那天下午我终于找回了我事务所的地址。

 

然而这已经没有什么卵用了。我失魂落魄的走进了房屋出售所,把事务所卖掉了。

 

我决定改行了。

 

我要向全世界宣布我要去卖墨镜。

 

我要靠墨镜赚大发——

 

*彩蛋1:

 

山田从事务所里出来后还在外面晃悠了一会儿才回去。

 

其实他一直觉得圭人的提议不靠谱……离婚鉴定什么的……靠。他和有冈现在连情侣都不是,充其量就是朋友。

 

可是朋友也被他搞砸了。山田沮丧的低下头。

 

现在他们还在冷战。他的手机上一周在聚会的那个地方搞丢了,虽然他后来又重新买了一个,还把新号码发给了所有人,但是有冈至今都没有联系他。

 

……肯定是连朋友都不想做了吧。山田觉得绝望这种情绪都要蔓延到喉咙眼了,他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决定去圭人建议的离婚鉴定事务所看看——假装他们是情侣,看看离婚的几率有多大。事实证明先生给他的结论是百分之百。

 

山田得到了一个勉强算是建议的建议之后,悲愤交加的跑去了涉谷吃了霸王拉面。

 

正在他犹豫着晚上要不要再打游戏通宵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个人——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大酱——?”他犹豫了一下才叫出声,有冈反而被他吓了一大跳。

 

“呃,有事吗?”山田低着头站在有冈的面前,看着自己的脚尖。糟糕,气氛好糟糕——

 

“没、没什么……”有冈的眼神也躲躲闪闪的,“额,就是来看看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我今天……”山田正打算来谈点什么别的来打破这该死的糟糕气氛,有冈却猛地拥住他。

 

“吵架的事情,抱歉。”有冈的发丝蹭得他脖子有些痒。

 

“……嗯。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大酱对不起。”山田的心情瞬间好到飞起——有冈的拥抱诶!稍微奢侈一下……多待一会儿也没关系吧?吧?山田往有冈的怀里拱了拱,粉红泡泡冒起。

 

“今天没喝咖啡吧?晚上不准通宵——”

 

山田急忙澄清自己:“我只喝了一杯!真的只有一杯!”

 

“……好吧。”有冈勉勉强强的忍住不啰嗦他,然后松开他,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宵夜,吃吗?”

 

“吃!”

 

“有花椰菜——”

 

山田正打算耍小脾气赖掉花椰菜,却猛地想起先生的话【多听一听他的话】,于是又把溜到嘴边准备反抗的话吞了回去,换成了:“我、我只吃两个,剩下的大酱帮我解决掉?”

 

有冈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但态度还是软下来了:“三个。其他的我吃。”

 

山田还打算讨价还价,有冈已经拉起他的手走进门了。

 

“三个是最少的了!”

 

“……好吧。三个就三个。”山田瘪嘴。

 

*彩蛋2:

 

山田一直觉得这一周有冈对他欲言又止。

 

……是不是要说绝交的事情?山田慌了。

 

可是他这一周已经很听话了啊?花椰菜也吃了,咖啡喝的也少了,很少熬夜了——

 

到底是哪里不对?

 

再第三十三次有冈再一次的露出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的时候,山田终于忍不住打断他了。

 

“大酱?你到底要说什么?”

 

“那个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呃……”

 

山田的心砰砰砰的跳。

 

“最近我们吵架也少了……”有冈挠挠后脑勺,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也许我们可以从不吵架开始?做朋友——”山田急急忙忙打断他。

 

“不是!”有冈突然大喊一声:“也许我们可以从恋爱开始——”

 

山田“哐”的一声大脑就当机了。

 

有冈捂住脸:“哦卧槽我竟然真的说出来了这操蛋的表达方式天啦谁来给我一刀我是大傻子吗大傻子……”

 

“那个,大酱,我、我同意……”山田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回答着。

 

有冈的脸也红起来了,他的大脑里也突然浮现出了先生给他的建议——【也许你应该多说一说我爱你之类的话】。

 

于是这句话就不经过大脑溜出了舌头:“亚麻达,我爱你。”

 

“嗯,我也是。”

 

 

 

 来自咸鱼:

……我不知道这流水账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好吧orz

最近真的挺忙的……而且也不知道写什么……

总之食用愉快……

 


评论 ( 13 )
热度 ( 40 )

© 萝卜32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