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去看处刑人吧。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双球】有冈每天都被自己的小秘密弄得很糟心

  01.
  有冈大贵发现了一件挺操蛋的事情。
  
  这个时候他人在LA,日本距离他还有一个太平洋,不过从舞室回酒店的路上经过了一条小道可以看见大海,于是他一脚踢翻了沙滩边上的沙子,阴沉沉的望着家乡。日本与LA,半个地球,隔着海他现在简直孤立无援。
  
  他忧郁的躺在房间里的大床上,把自己裹成草履虫,面朝枕头,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
  
  其实就算不隔着海,他现在也想痛哭一场,最好能哭成眼睛连同脸甚至是全身都肿起来再也见不得人的那种——
  
  他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又面朝天花板,脸色阴郁——要知道他甚至很少低落——更别提像如今这般跟被拔了头似得茄子一般。
  
  他鼓足了勇气,张开了嘴,反反复复几次之后总算下定决心开口发出声音。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是——有冈——山田凉介!!!”
  
  “⋯⋯”
  
  他自己沉默了三秒。
  
  然后翻过了被子,和自己的心一起痛哭流涕。
  
  “沃日啊啊啊啊啊啊!!!!!”
  
  02.
  
  是的。
  
  事情就是这么魔幻。
  
  有冈在某一天去上了舞蹈课之后发现自己不能说谎了。
  
  其实他本来也很少说谎,因为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个诚实可爱的好孩子,所以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操蛋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课中休息的时候,山田气喘吁吁的和中岛一起嬉皮笑脸的凑过来,三个人互相推搡着开玩笑,气氛轻松愉快。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三个人并排坐下的时候,开始讨论起腿毛来了。
  
  山田还在笑嘻嘻的和中岛说他挺喜欢腿毛的,并且向大家分享自己的腿毛心得(有冈在内心吐槽——并不会有人对这个感兴趣的——),有冈随意的看了一眼山田的腿,白嫩嫩的,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心不在焉的本来想附和山田几句,结果脱口而出的是:“嘁,没我的好看。”
  
  山田和中岛抬起头震惊的看着他。
  
  有冈也震惊的看着自己。
  
  煞笔吗????!!!谁他妈在意腿毛的好不好看啊!!!!
  
  等等——不对!!!他想说的不是这个!!!
  
  有冈由于震惊过度,一时间忘记发出声音为自己辩解。
  
  于是这份诡异的震惊就一直持续到了下课。
  
  有冈一遍又一遍的跟两人解释了他只是不小心就说出了这样的话,他并不是变态。
  
  他并不想回忆起自己是怎么证明这个问题的。
  
  03.
  
  事情发生第一遍的时候,有冈还能用“不小心走神了所以话便脱口而出了”来为自己辩白。(还不如说是一种心里安慰。)
  
  事不过三。当事情发生了第四遍的时候,他架不住两人诡异的目光,开始自我反省他是不是变态,只不过他一直没有发现而已。
  
  不能说谎——这可是个天大的问题——有冈大王的小秘密可多了,他可不能保证要是一不小心就这么漏嘴说出去了,会不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例如世界毁灭什么的。
  
  开个玩笑。有冈阴郁的在心里想着。
  
  现在他可没有办法再把玩笑开出口了,毕竟他说不出假话。
  
  05.
  
  有冈发现不能说假话真的不是一件好事,简直能为他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山田刚刚从外面逛了一圈回来了,手里还拧着便利店的袋子,嘴上叼着一根冰棍,打开房门有些惊讶的看着有冈又把自己裹成草履虫。
  
  他放下袋子,走过去踢了踢有冈的被子,嘴里含糊不清的问到:“碾子沟嘛?(你在干嘛?)”
  
  有冈闷在被子里,也同样含糊不清的回答他:“收款人缩。(思考人生。)”
  
  山田诡异般的听懂了,他顿了一下,还是踹了踹有冈的小腿,“孔雀蓝,我不喜欢吃立场上。(快起来,我不想和草履虫说话。)”
  
  有冈愤怒的掀起被子把山田也裹进来,两人扭打在一团,“我还不想和烧萝卜说话呢!!!”
  
  “槽!冰棍粘被子上了啊啊啊啊啊!裕翔回来要打死你的!!!”
  
  “那家伙绝对会躲在角落里哭的⋯⋯”
  
  两人闹了一阵之后,山田囔囔着饿了,于是就爬下去觅食。
  
  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昨天他特意留在桌子上的小饼干。
  
  有冈深深地明白自己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说话。打死都不能开口。
  
  山田眯起眼睛看向有冈:“大酱,我的饼干呢?”
  
  “呃、”有冈斟酌了一下,“可能被吃了吧。”
  
  这不是假话。
  
  “是不是你?”
  
  “⋯⋯”
  
  有冈眼神坚定的看着他,不说话。
  
  “⋯⋯”
  
  好吧,他根本架不住被饥饿感霸占了身体与头脑的山田大王恐怖的眼神。但是有冈并不打算放弃挣扎。
  
  “是——不——是、不是,是!不是我!是!”
  
  “⋯⋯到底是不是你。”山田的眼神从恐怖转为莫名其妙。
  
  “⋯⋯”
  
  “⋯⋯”
  
  有冈放弃了挣扎。
  
  “⋯⋯是我。”
  
  “啊啊啊——我要打人了!!!”山田嗷嗷叫着就扑上去,两人又扭打成一团。
  
  06.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有冈感恩自己二十多年来积攒起来的好口碑好人品——这操蛋的事情维持了这么久,诡异般的竟然没人发现。
  
  但是以防万一,有冈还是很害怕万一自己那些惊天动地的小秘密被挖出来了怎么办——尤其要是被山田那家伙挖出来了,那多难为情啊。
  
  于是他决定采取暂时远离山田政策,尽量避免接触和说话。
  
  前两天这个政策被他贯彻落实得很好,到了第三天左右就不行了——并不是说山田是个多么小心眼的家伙,看见有冈躲避他就要逮住他往死里打——相反山田是个贴心温柔的好孩子,于是他在下课的时候跟着有冈进了厕所,在有冈没有防备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担忧的问到:“大酱,发生了什么吗?”
  
  有冈睁大了双眼,一口气没提上来。
  
  “有事情可以跟我说,我一定不会嘲笑你的。”
  
  你放屁。有冈在心里咕囔着,你现在就好像在憋笑。
  
  “我是认真的。”山田努力的睁大他闪亮亮的眼睛,使自己看起来很诚恳。
  
  有冈看着在心里评估着肯定是躲不过了但是他又不能实话实说说出来肯定所有的秘密都会被挖出来的——他急得转了几圈眼珠子,拼命的让自己想一些别的无关紧要的真话——
  
  他的视线往旁边扫了扫。
  
  于是他大声的喊出来:“他们的xx都没有我的好看!!!”
  
  “⋯⋯”
  
  “⋯⋯”
  
  07.
  
  有冈大贵。性别男。职业爱豆。喜欢吃的食物是蛋包饭。
  
  不过以上这些信息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在地球上活下去的勇气了。
  
  08.
  
  有冈回到酒店,一头栽倒在床上,蠕动了两下,泪水瞬间打湿了全部的枕头和被单。
  
  他又把自己裹成了草履虫。
  
  09.
  
  早知道这样——早知道这样⋯⋯
  
  有冈哭唧唧的想,还不如把当时最大的秘密告诉山田那家伙呢。
  
  这么想着他又觉得人生更加灰暗了,于是他只好跑到山田的床上把山田的被子抱过来,两层被子叠加起来把自己裹成高级草履虫。
  
  人生真的好蓝过啊。他感叹着。
  
  10.
  
  山田回来了,嘴里还叼着冰棍。
  
  有冈不用抬头,光听着脚步声就能辨别出来。他阴郁的躲在被子里想——好啊这个小王八蛋,居然还有心情吃冰棍。
  
  “喂——”
  
  他感觉自己的小腿又被轻轻的踹了两脚。
  
  “姑妈妮?(干嘛呢?)”
  
  “试图联系我的外星亲戚。我讨厌地球。”
  
  山田朝天翻了个白眼,把冰棍冻回冰箱,然后又转过来戳戳他的被子。“Clark才没有你这样圆圆的亲戚。”
  
  有冈握住他的手指头,把人卷进他的被子里,一起裹住,恶狠狠的说,“我要把你变成草履虫二号。”
  
  “山田大王才不会被你变成草履虫。”山田和他一起躲在被子里,哼哼了两声。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山田往他那边拱了拱,憋不住笑意,“喂,大酱,你到底⋯⋯”
  
  有冈咬牙切齿的掐住他的腰,额头狠狠地撞向山田的,两人差点又没打起来。
  
  “我不能说谎了啊!”有冈痛苦的喊出来。
  
  “啊?”山田大笑起来,“你又在搞什么名堂?”
  
  “我是认真的——”有冈的神情十分的扭曲和悲恸,“我的小秘密太多了!我怕被你挖出来啊混蛋!!!”
  
  “嘁——你还有哪些秘密我是不知道的?”山田表示十分不屑。天知道有冈那家伙有多喜欢和他一起分享秘密⋯⋯虽然大部分秘密他听见了都会忘记。
  
  “我他妈喜欢你啊!!!”有冈大声的吼出声。
  
  “⋯⋯”
  
  “⋯⋯”
  
  山田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话就从嘴里滑出来:“诶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两人难得同时安静了几秒。
  
  然后有冈悲愤的用枕头糊了他一脸。
  
  11.
  
  有冈等到山田的回复的时候,都是好几年之后的事情了。
  
  某一天山田下班了和他一起回家,走在路上看见了天边的夕阳,红色浓稠的云彩粘在天空边上,不知怎么的两人话题就歪到了当年在LA练舞的日子。
  
  山田眯起眼睛笑起来,随口感叹到幸好有冈在LA的那鬼毛病回到日本就不治而愈,不然现在舞台上肯定乱糟糟的一团。
  
  有冈也笑着给了他一拳。
  
  “对了,”快要到家的时候,山田像是想起什么一般,随意却又带着一丝难得的认真,对有冈说道:“当年你告诉了我一个秘密,那我也告诉你一个吧。”
  
  有冈愣住了,他觉得他的心开始砰砰砰的跳。
  
  山田额前的碎发被风吹得飘扬起来,露出好看的额头与眉毛,以及最让他沉醉的那双眼睛——又像星星又像月亮,这么多年来有冈都找不到形容词来赞叹的那双眼睛,正目不转睛的,带着笑意的看着他。
  
  有冈屏住呼吸。他想,不管回答是什么,能看见的这幅光景,等到他老了来品味肯定也肯定还能尝到那粘在唇边的那股甜味——不腻,甚至好吃到让人能记住一辈子。
  
  “我觉得好巧啊,”山田笑眯眯的凑近他,小声又轻轻的说着,“我和你有着同样的秘密。”
  
  “你也喜欢⋯⋯你自己?”
  
  山田踹了他一脚,朝天翻了个白眼,和他拉远了距离,骂到:“狗屁。”
  
  有冈笑着跑过去,一拳轻轻的拍到他肩上,“你这个小王八蛋。”
  
  山田看见有冈明亮的眼睛,也忍不住跟他一起傻乎乎的大笑出来。
  
  12.
  
  后来当年厕所里的那件事情不知道被谁传出去了。
  
  有冈去上厕所的时候总觉得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干嘛啊?”他很愤怒。
  
  “没干嘛。”大家都慢条斯理的回答他,却超级迅速的捂住了裆部。眼神诡异。
  
  “⋯⋯”有冈忍住了。
  
  直到某天他上厕所时有个Jr.匆忙忙的跑进来,解决完了生理问题后放松般的松垮下来,却在视线触及他的那一瞬间变得惊恐起来,捂住了自己的裆部,绝望的大喊:“我的也很好看!!!”
  
  谁管你啊!!!
  
  捂个屁啊捂!!!!
  
  谁他妈想看啊!!!
  
  好像搞得他很想看似得!!!!
  
  煞笔!!!!
  
  有冈精神恍惚。
  
  回去之后又把自己裹成了草履虫。
  
  
  
  
  
  
  
  
  
  
  
  
来自咸鱼⋯⋯

昨晚坐火车无聊挤的一篇⋯⋯

为什么设定在LA呢⋯⋯

为什么我又要专门提到这个在LA的设定呢⋯⋯

因为⋯⋯

我他妈本来是⋯⋯

想写kkbb的au设定啊!!!

⋯⋯⋯⋯⋯⋯

没写成⋯⋯

但我还是恬不知耻的来安利kkbb!!!

萝卜的kiss kiss bang bang!!!!!

萝卜在里面真的超级超级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吸一口)

捂心口

顺便⋯⋯

以后还是不敢随便贴双球标签了⋯⋯

写得太蠢了而且超级辣鸡⋯⋯

我都不好意思了⋯⋯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欢迎批评⋯⋯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萝卜32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