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去看处刑人吧。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双球】三次山田凉介撩完就跑 一次他没有

【双球】三次山田凉介撩完就跑 一次他没有

 

1.

第一次有冈大贵注意到的时候,山田正噘着嘴扒在镜子面前补妆。

 

刚刚跑完全场的控,有冈早就跑不动了,瘫坐在沙发上,恍恍惚惚的思考着这个世界上到底是粉红色的灯笼椒好吃还是蓝绿色的灯笼椒好吃。

 

“山田。”他朝着镜子那边叫了一声。

 

“嗯?”山田模糊的回了他一句,咕哝着一些有冈根本听不清也听不懂的词,有冈猜大概是一些游戏里的专用词吧——介于山田刚刚趴在化妆台上摆弄着粉底试图把自己涂成德雷克。

 

“我饿了。”有冈摸摸肚子。

 

山田还在扒弄自己的头发,似乎没听见。

 

于是有冈只好又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我饿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你饿了?”山田转过头来,直直的盯着有冈看了好一会儿,仿佛在花时间咀嚼这三个字。

 

“干嘛啊?德雷克饿了也是要吃饭的!这是上帝赋予我们的权利!”有冈抗议的囔囔起来,“我想吃蛋包饭!”

 

山田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有冈没说话,眼珠子转了转,然后露出狡黠的笑容,慢慢的靠近有冈。

 

“……你干嘛?”有冈毛骨悚然,同手同脚的往沙发里缩了缩。

 

“你不是饿了嘛。”山田笑嘻嘻的凑近,同时把衣服的领口往下拉了拉,大片大片白皙的肌肤仿佛还散发着刚刚剧烈运动过后汗的芳香——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有冈闻过,他坚持认为山田那家伙香得连汗味都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好闻的味道。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山田爬上沙发,整个人的重量都往有冈这边压,有冈脑子里现在全是一片混混沌沌,他僵硬着想朝着相反的方向爬下去,但是心里却隐隐觉得有些可惜。

 

就在山田整个人都坐在有冈身上之际,乐屋的门猛地被推开,门外的八乙女光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两:“你们两在干什么?!”

 

山田耸耸肩,朝光笑了笑,甜度满分:“大酱说他饿了。”

 

后面陆陆续续跟进来的人都转而目瞪口呆的看着有冈。

 

气氛沉默了三秒。

 

有冈终于忍不住红着脸尖叫起来:“山田凉介你给我从我身上下来!!!”

 

2.

 

那之后有冈发现其实山田经常对着其他人做这些小恶作剧,不过一般都只是口头上的玩笑,像上次那样实际动手“撩完就跑”的次数反而少之又少。

 

有冈又天生脸皮没山田那么厚,他试着报复山田,最终都以他红着脸而山田笑嘻嘻的露出白牙嘲笑他为结局,恨得他牙磨得痒痒的,差点儿就扑过去把山田压在身下往地板里狠狠地揍一顿。

 

被他压在沙发里面挠了一阵痒痒之后,山田通常都会收敛几天,但是没过多久又会嬉皮笑脸的凑过来恶作剧。

 

正走在台后急匆匆的奔向换衣室的有冈不小心撞上了换好了衣服正跑向舞台上的山田,他眼疾手快的拉了一把对方才让对方免于受亲吻地板之苦。

 

“小心点啊。”有冈赶忙的帮他整理好领口和凌乱的头发,“摔疼了看你找谁哭去。”

 

“我才不会哭。”山田瘪嘴,翻了个白眼。

 

有冈又好气又好笑,拍拍他的头,示意他可以上台了,赶紧儿的。

 

哪知道山田反而站在原地不动了,头往有冈肩窝里凑,毛茸茸的触感吓得有冈不敢动了。

 

“山田?”

 

山田没有回话,只是轻轻的把头靠在他肩窝里,蹭了蹭。

 

“山田?是摔疼了吗?我看看——”有冈急忙轻搂住山田的腰,把他拉开,却看见山田脸上憋笑憋得朝辛苦的表情。

 

“山田!!!”有冈现在只想摁住山田的脑袋把他往墙里面按按按按按按!!!最好墙都被他按穿!!!

 

山田无辜的睁大眼睛,撅起嘴囔囔着:“要大酱亲亲,大酱亲亲才能站起来。”

 

山田先生麻烦您睁大自己的双眼确认自己的双腿吧您站着呢站得好好的呢——有冈被气得内心都要憔悴起来。

 

正在有冈打算把这家伙打一顿了事的时候,山田凑过来——有冈又闻到那股好闻的不得了的香味,甜甜的好像沐浴了咖啡的甜甜圈,有冈每天晚上做梦都觉得超好吃超想吃的那种味道——山田软软的唇印在他脸上,两秒。

 

然后山田留下一脸呆滞的有冈,欢快的跑开了。

 

3.

 

有冈制定了一个战略计划。

 

他不能每次都这么被动被山田那个小混蛋搅混了头脑。

 

然而第三次来得实在是太快了,就在他换衣服的时候勉强制定完了计划之后,跑上台就看见了山田红扑扑的脸,脸上的汗水一滴一滴的顺着好看的脸颊,蜿蜒漫步进白皙的脖子,以及……胸口。

 

有冈的心“噗噗噗”得直跳,要不是现场观众们的尖叫声太大,他都怀疑自己的心跳能透过声筒传遍这个舞台的每一个角角落落。

 

有冈定了定神,强迫自己把视线拉回来,不要黏在山田那家伙身上,哪知道过了没多久,山田就自己跑过来,总是在他眼下晃来晃去。

 

……红色真的好显眼啊。

 

有冈直愣愣的的盯着山田看了老久,看见山田笑起来眯着眼,把漫天的星辰都遮起来,却露出月牙白般的甜美;看见山田把发丝撩到耳后,脸好看的轮廓一展无遗,汗水和眼睛一样都是亮晶晶的;看见山田软软的唇,贴在话筒上,黏糊糊的发出“大酱——”的声音……

 

等等!?大酱???大酱不就是他吗?!!

 

有冈猛地一回神,就看见山田缓缓地闭上眼,微微仰起头,嘴角还牵起一丝期待和幸福得笑。

 

有冈这回心里想完了完了,他连话筒都要抓不住了,他“砰砰砰”使劲儿在他胸膛里撺掇的心脏仿佛要发出尖叫了——不过他已经快什么都听不见了——不知道是观众们故意安静下来还是他又被山田搅和成一团浆糊的大脑自动屏蔽了声音还是什么的,他好像中了邪似得往山田那个方向挪了几步。

 

他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亲下去!”这样的声音恍恍惚惚的仿佛是从遥远的天边传过来,又似乎就是他一直压抑着自己大脑里一直一直以来的渴求。他想起山田的香味,想起山田的笑,想起山田软软的唇,然后看见了山田安静的闭着眼仿佛站在了圣光之下,脚底踏着的不是舞台,而是他很久很久以前做的那个梦——他们两站在教堂里,实木地板被天窗透过来的光照的暖暖的,嬉笑着暖意一路从地板蹿进了心脏。

 

制定战略什么的,果然都是狗屎。

 

他想,战略这种东西在山田面前全部统统都是狗屎,这家伙看起来乖却固执得不得了一点都不按套路出牌。

 

他在亲下去却被山田躲开的时候,心里居然一点都不觉得遗憾——他不小心蹭到了山田的胳膊,发现他和山田一样紧张得都冒冷汗了。

 

他看见山田眼底的可惜和淡淡的失落,有冈一边在心里笑自己之前长达好多好多年的粗神经,竟然错过了这么多,一边又笑山田——明明是他自己躲开的,失落个什么劲啊。

 

不过没关系。趁着换位置的时候,有冈使劲的揉乱了山田的头发,冲他一笑。

 

山田不服输的瞪了回去,明亮的笑意直达眼底,仿佛冲淡了这世间所有的光,有冈在山田清澈得不能再清澈得眼瞳里找到了自己。

 

4.

 

有冈如愿以偿的把山田的脑袋摁进了墙里,不过那个时候他的舌头也在山田的嘴里。

 

这次山田来不及跑开了。

 

 




Q:拖了很久…………  再不写就要开学了……嗯…………就是这样

 


评论
热度 ( 15 )

© 萝卜32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